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3年7月5日

这篇文章因“成人喝母乳”事件争论而起,完全是一个意外收获。不论是针锋相对的正式文章,还是文章后面的评论,反对成人喝母乳一方的反应都有一点超出我想像。我就想,如果日本的AV女优和泰国的人妖放在中国,又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和反应呢?由于我对这两个方面缺乏切身的体验和观察,所以有些地方只得借助一下百度,请谅解。

作为现代最发达国家之一的日本,今天尚有一个貌似古老实则年轻的职业——AV女优,特指出演成人录像(AdultVideo,简称“AV”)的女演员。说它年轻,是因为录像技术乃是现代科技的产物。AV女优在日本是个比较特殊的群体,她们的工作往往游走于道德与非道德之间,受着非议也受到欢迎。

至今,日本仍有为了养活家人,甘愿牺牲自己接拍AV的女人。在AV影片中,我们往往看到的是一个个美丽清纯的女优备受一个个相貌无比丑陋的男优蹂躏,但事实上,他们的人格和职业是受到充分尊重的。在拍摄前,男优和女优多数有比较友善的个人交往,有相互熟悉的过程。很多动作和方式也是事先约定好的,不能强迫。拍摄结束时,有时各位男优或是影片导演还要给女优们送上鲜花,并合影留念。

AV行业是高危行业,当AV女优就等于走上了不归路。一般AV女优平均两到三年就会面临淘汰,但这行带给她们的影响却不会随着她们的退出而消散。拍AV的很多女孩都是瞒着亲朋的,被发现后往往就被限制参加家庭的很多活动。而且做过这一行,挺难找到适合的结婚对象。AV女优尤其容易感染传染病,但AV女优的经纪公司是不会负担她们的治疗费用的。很多女优退出时,几乎都落下了终身疾病。

但AV女优的出现,无论是民风所致还是社会需求,都在日本社会中合理合法地存在着。

我不知道AV女优如果出现在中国大陆,会引起多么激烈的愤怒和抗议。但我知道,日本AV女优苍井空,这几年在中国大陆可是受到空前的欢迎,被人们像女神一样地供奉着。

这就是中国社会的奇特风景:一边是众星捧月地仰望AV女优,一边不屑一顾地俯视成人喝奶。当然,精明的文人士大夫不会直接把矛头针对奶妈,而是针对消费者并且简单代之以“富人”二字用以提升自己的道德优越感。但是,把“富人”们变成缩头乌龟不敢消费了,那奶妈这个职业还有存在的土壤吗?但批评者就是希望这个职业不存在,因为这个职业在他们眼里是肮脏的、下流的,有辱人格和尊严的。

图注:2011年3月29日,英国伦敦。一种以人体母乳为原料制作的冰激淋悄然在英国伦敦接头风行起来,商家更为其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Baby Gaga,这款冰激淋每客售价14英镑,店员还会模仿起Lady Gaga前卫大胆的装束,所以已上市便备受追捧。东方IC供图。

比日本AV女星还著名的是泰国人妖,简直成了泰国名片。人妖是港台叫法,主要指在泰国旅游胜地专事表演、从小服用雌性激素而发育变态的男性。部分是变性人(切除了男性外生殖器),而大部分仍是“男人”,只是外表上主要呈现女性特征。由于特殊的社会环境和原因,人妖沦为供人欣赏的取乐对象。人妖一般寿命为40多岁,之所以这么短暂,主要和他们长期服用雌性激素有关。

按我们这里的世俗标准,人妖的命运可谓悲惨,任何有正常人格和信仰的人们都应该救他们于水火。但在泰国,人妖虽然不能真正为主流社会所接受,但并不遭受很大的歧视,可以说各个社会阶层都有人妖的存在。

泰国究竟有多少人妖,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是按照泰国2012年的6400万人口计算,以及社会普遍认同人妖在男人中存在的比例为2%计算,人妖存在的人数应该在64万人左右,其中20到40岁的在40万左右。他们大多分为五种职业,一是社会地位和收入较好的如影视明星、歌星、美容化妆师、时装设计师、政府公务员,甚至大学教师和空姐等,二是从事自由职业的人员如美容美发店老板,自由演员和模特。三是在旅游景点从事表演行业的人员,四是在校的中学和大学生,其中很多重点名牌大学的每年校花评比中往往被人妖混入其中而赢得第一,很多先天资质较好的人妖只有学校管理部门才知道,而四年的学习过程同学几乎都不知道。五是从事色情行业。所有泰国的人妖已经处于均分这五种行业,也就是说五大行业中分别有8万名人妖。

据说人妖受到如此宽容,宗教方面是一个重要原因。泰国是奉行小乘佛教的国家,而小乘佛教与大乘佛教的最大不同在于自我的觉悟和绝对的自我精神独立原则,与大乘佛教的普渡众生和自度度人理念有所不同,因此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绝对尊重是泰国民众的最大特色。你可以在泰国看到民众之间像拜佛一样相互礼拜,而不是其他国家的那样相互拥抱和握手,因为他们认为没有经过对方的准许而去接触他人身体是不礼貌的行为,这点也是泰国人对他们自身和他人的身体与精神上绝对相互尊重的体现。对于社会现象问题,他们的原则是充分理解和尊重,他们在对一件事情发表看法之前总是先问自己:“我有什么权利来评论这件事”,所以只要不是公然的违法行为,泰国人通常都不会去主动地干预和指责。所以对于他人的性倾向和性别倒错问题,泰国人总是抱有宽容的心态去面对,并且认为这都是他人的权利,没有去干涉、评论或是按照自身的世界观去进行指责。

人世间,多数职业的高低贵贱都是世俗眼光强加的。比如职业竞技体育,拳击,都不乏伤人甚至显得残忍,但不妨碍体育明星被众星拱月。工匠、画匠,现在成了艺术家、工艺美术大师。旧时职业的下九流里,医生排在前面,现在已是受人尊敬的白衣天使;旧时卒排在地位最低的九流之末,现在已是国家卫士;旧时唱戏职业也属下九流,医、卜、星、相、皂(差役)、隶(被奴役的人)、娼、优、卒。民国俗语道:宁愿沿街要饭,不进梨园犯贱。唱戏的社会地位不如青楼女子,排名在娼之后,仅在卒之前。但现在唱歌杰出的是歌唱艺术家,表演杰出的是表演艺术家。

有人认为向成人出售母乳是把人物化。但我们每个人,不论是体力劳动还是智力劳动还是供人观赏,其实都是在“出售”身体的一部分。没有那么多的高低贵贱之分。物化不物化,最关键的是有没有丧失人的自由和尊严,以及独立意志。最肮脏的,是违背自由意志独立精神出卖灵魂,但这一块往往最隐蔽而且获得崇高的地位。

高看一个职业很容易,看扁一个职业也很容易。最难的是摒弃自身的道德优越感,不居高临下地看待自己看不惯看不顺眼的事物。世界很大也很小,世界上最广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平等众生,悲天悯人。既然日本这样发达、社会保障这样健全的社会,尚且有AV女优在夹缝中生存,我们有什么道德和社会优势,去试图消灭一个又一个你所看不顺眼的职业?消灭这个职业和行业,她们,或者他们,境遇就变得更好了吗?我们这个时代,宽容程度和日本比、和泰国比,又如何?

关于此事的争论,倒促使我有了一个想法:有没有可能创造条件,正正规规地开它一个“母亲芬芳母乳有限责任公司”,为没有奶的孩子、病后调养的病人、体弱的老人甚至亚健康的成年人提供优质母乳,让母乳市场光明正大地走到前台,而不是羞羞答答地躲在“家政公司”的身后,藏藏掖掖反而让人以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要请最好的营养师为她们调剂营养,请最好的医疗和体检师照顾她们的身体,请最好的服装设计师设计专门的服装,请最有眼光的保险公司为母乳的品质承保……让她们取得丰厚回报的同时,吃的穿的,像唐朝公主一样雍容华贵,脸上的表情自足安详,身上洋溢着平静慈和的光……她们一年半载的回报足以让她们回家乡盖一座房子,或者留在城市作为创业资本,或者作为培养孩子的费用。

你洁白的乳汁哺育了别人的健康,
别人的健康回馈了你的梦!
如果五岳散人先生赞同我的观点,我们可以考虑合作。线下谈。

via 童大焕:曾任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编辑、中国保险报评论主编,现为独立学者,《观察》杂志编委。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问题,可联系8小时微信客服dagaiercs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42094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