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3年7月15日

2013年APEC工商领导人中国论坛7月13日在北京开幕。本次论坛以“转型中的中国:新领袖,新愿景”为主题,着重探讨亚太经济合作以及中国在新形势中的发展战略。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名誉所长夏斌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当前的中国已经存在事实上的金融危机现象,有些企业该破产没破产,有些地方融资平台早就资不抵债,决策者应该尽快的寻找如何逐步刺破泡沫,逐步冲销实际已经造成的损失,来摆脱大面积危机的爆发。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夏斌:所以面对这个情况,我说怎么样看当前的形势?

第一,当前的中国已经存在事实上的金融危机现象。什么是危机?企业倒闭、破产、金融机构倒闭、破产,资不抵债、不良贷款上升、经济萎缩,我们不能说中国没到这个地步,但是我们看到有些企业该破产没破产,我们有些地方融资平台早就资不抵债,是增加了贷款在维持着。所以现在只是危机没有引爆,坏账没有暴露,是在靠多发货币在掩盖,所以我说作为决策者,现在不是一般的再去讨论中国经济是否存在系统性风险问题,而是应该尽快的寻找如何逐步刺破泡沫,逐步冲销实际已经造成的损失,来摆脱大面积危机的爆发。

第二,判断与观察,我们存在这些问题,为什么泡沫没有破、危机没有爆发?我说整个中国社会目前都存在相当程度上的道德风险,也就是说市场、老百姓投资者、企业家包括我们的银行都普遍认为地方融资平台有问题、有缺口,但是相信中央政府最后会来救。对于房地产投资有泡沫,但是不相信中央政府的调控会一步到位。我们的国企必须要改革,但是相信暂时是改不到位。我们经济中间存在不少问题,但是相信中央银行不敢马上回归到合理的货币供应。因此,大家都存在这个预期没问题,想搞大项目的就敢去招商引资,敢发理财产品,再高的利率也不在乎。有钱的人就敢拿出钱来买理财产品,哪个收益高就买哪里,谁都不怕,这就是道德风险。我想说这是一个可怕的预期,但是6月20号中国银行界互相拆借的钱利率达到30%的事件表明,流动性、钱最后是一种信任是一种预期,只要信任、预期没有,马上流动性就没有了,为什么6月20号银行之间互相拆借的钱利率达到30%?海外很多报纸都报道了,当然现在已经抚平了。我说钱是什么?流动性是一种预期、信任,预期、信任没了流动性马上没有,有钱了不敢借出去,美国金融危机之后也是这样,有钱不敢借出去。

第三,判断与思考,危机爆发以后会怎么样?危机爆发以后资产价格大幅缩水,有些企业金融机构要破产倒闭,实业增加,经济萎缩,整个社会的财富会大打折扣。也就是说如果出现这样的危机,对于我们经过改革开放30年的广大城市居民和中产阶级形成的一大笔财富就要严重的打折,这意味着有可能对中国社会政治形成巨大的冲击压力,社会政策的稳定形成巨大的冲击压力。

第四,我们怎么样分析当前的经济形势和增长?我的意思不要简单的关注在0.5%的增长多还是少,中央政府提出要有底线思维,什么叫底线思维?我认为就是要有危机思维,就是要有预期思维,就是要做好准备会发生的事,同时要想尽办法,尽可能挖掘一些可以合理增长的潜力,让整个泡沫不破,现在的预期非常脆弱,个别事件都马上会改变人民的预期,会引起一系列的资金链终端的连锁反应,所以我对中国经济的看法用通俗的话来讲,中国当下的经济不整早晚要出事,整狠了马上就出事,这就是中国经济。

第五,我们如何防范市场预期的转向?我认为这是中国政府经济工作的首要考虑,政府怎样防范?政府应该向市场明确的表明,政府在政策把握上会想方设法包括利用巨额的外汇储备,包括利用国有资产的实力,国退民进想尽办法稳住经济局势,同时会坚定不移地改革,挖掘在大国经济体中中国仍然存在的相对较高的增长潜力,用时间来空间,确保中国经济还能够健康的发展。

第六,在稳定经济局势的对策上面,我们的基本对策我个人认为,我们不要再四平八稳的说一般性的话,我们应该向市场投资者发出明确的信号,什么信号?当前的中国经济正处于一个深铺的结构调整时期,要让市场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什么叫调整?调整意味着经济增速要下降,调整意味着要付出代价,要过一段苦日子,调整意味着一批企业和金融机构要破产,调整意味着要改革体制,要培养新的增长因素。因此,政府的信号应该突出重点,明确主要的方向,按中国话说是主攻方向。

包括哪些内容?第一,政府会想尽办法采取各种措施,包括运用各种行政措施,运用巨额的外汇储备实力,运用巨大的国有资产实力,运用国退民进扩大财政撤资的办法加大各类有效投资,加快提高城乡老百姓的消费水平,挖掘中国的潜力。

第二,考虑到今后不可能长期靠中央银行无限的供应货币来维持增长,考虑到美国(QE商)政策准备慢慢退出,国内的环境给我们结构调整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要抓紧调整,抓紧整顿,主动逐渐的刺破现在的泡沫空气,要严肃市场纪律,对一批资不抵债的企业、中小金融机构,该关闭的就关闭。

第三,在关闭中间,工商企业依法办事,对金融机构的负债方的公众偿还怎么办?我认为应该好好学习中国自身1997年亚洲危机之后,中国人民银行关闭100多家信托公司,关闭1000多家基金会,关闭证券公司的经验,依法办事,讲究策略,分类处置来安排好对各类合法债务的救助政策,将整顿经济的负面效应降到最低的范围内,通过整顿改革让整个市场、让海内外投资者放心,引导海内外投资者的预期,中国经济会加快改革开放,中国经济通过改革开放寻求合理的增长潜力,谢谢大家。

via 和讯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问题,可联系8小时微信客服dagaiercs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44343
线下活动 55
线上福利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