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3年7月18日

你这样非常不雅观。一位当众哺乳的妈妈在台北故宫被人这么指责道。她显然不同意这样的说法,甚至考虑干脆组团去故宫哺乳示威。倘若果真成行,华人也算第一次出现了topless运动,可惜最后对方息事宁人,这一浩荡场面没能出现。

当众哺乳到底算不算一宗罪?各国法律都明文规定不算,但你要让人摸着良心说一说,没准大有一批人认为,这种行为还是收敛点好。在越文明的地区,这事越让不少人心里难受。非洲部落纪录片里到处都是袒胸露乳大方哺喂的开朗妇女,乡下人也不拿这当一回事,仿佛女人生了孩子就可以跟矜持二字说再见,只要把奶子甩出来就好。只有到城市里,当你看到地铁上一位妈妈忽然掀起上衣,摁住儿子的头吃奶,心中忽然涌出那么一股不是滋味的滋味,眼睛更不知道该往哪放,毕竟母性的光辉不可能挡住所有视线。

有趣的是,对这事反映最大的并不是男人,他们对在公众场合看到裸露的乳房没有任何不适,相反多是女人为难女人。故宫里跑到某妈妈面前说她不雅观的是女员工,美国某飞机上叫停乘客喂奶的是空姐,她们站出来的理由类似都是眼睛里忽然长出一根刺,空姐道:你需要盖起来,你冒犯了我。

这时候你就知道,女人分两种,一种是妈妈,一种是妈妈以外的正在追逐所有乐趣的女性。后者刚刚在文明世界里站稳脚跟,迫不及待地想用一切文明武装自己,对没成为母亲的女人来说,一个随时敞开双乳的同类,等于在证明自己是一台生育机器,自尊与优雅全都踏在脚下。你要读了二十年书,大概怎样都难以接受,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地铁上看到当众哺乳者,犹如见到一种落后的生产方式,满脑袋都是想不通,难道就不能找个隐蔽地?怎么不带奶瓶?好歹拿块布遮遮?


(图注:2010年7月28日,福建厦门市妇幼保健院的健康教育教室里,在医生的指导下,体验妻子给宝宝喂奶的感觉。生育、哺乳,并不难堪。东方IC供图。)

尽管妈妈们不同意喂奶不雅观不体面,坦白讲,一个小毛头啃奶的场面跟优雅绝对没有一毛钱关系,除了电影电视上或香艳或感人的哺乳场面,正常哺乳期妇女通常蓬头垢面毫无修饰,乳房不是肿胀如石块就是干扁如布袋,小毛头早就不是过去人见人爱的小可爱,残忍地说,现在的人类幼崽远远不如小猫小狗受欢迎。人口爆炸的今天,我们见到同类早就做不出欢迎的表情,不满脸憎恶已经算心地仁善,更别提很多小毛头过不了多久都将成为世上最吵闹的动物。

她们并不是不知道这回事,我相信没有女人愿意接受别人诧异的目光,更有不少妈妈正在为公众场所哺乳室到处奔走。只是在生存前提下,一切五千年来修炼出来的自尊体面优雅全都灰飞烟灭。当一个孩子饿到直哭时,只能迫使母亲掏出乳房。躲到厕所去?在我国绝大多数卫生间你连一个敢坐下去的马桶都找不到,况且解决孩子的饥饿并不像解决大小便那么容易。找个僻静之所?抱歉角落里总潜藏着不少不法分子臭流氓。拿块布遮一下?被空姐指责的美国母亲说:我不会把毯子盖在孩子头上。

这本来是妈妈们的无奈,现在却成了女人们的困惑。她们更多的恐惧是自己也变成这样的人,当众掀上衣,顺产手术后不避讳地大谈阴道松弛肛裂痔疮,为了孩子丢掉自己所有的面子……可这恰恰是一种自我否定,正因为急不可耐想证明自己已经摆脱了生育机器的身份,这些女人才将矛头指向了沉浸在哺乳角色中的同类。

你不该侧目,那本来就是女人的本来面目。至于妈妈们到底要不要公众哺乳,那全由妈妈说了算,认为公众哺乳理所应当,乳房应该展示出它唯一的功能性,而不是露乳卖啤酒拍广告,那就随到随露随吃随有,认为做了母亲也该拥有乳房隐私,则该忽略掉婆婆提出公公看看你喂奶也没所谓的骇人提议,喂奶时刻随手关门谁都不放。

不管生育到底在你生活中占有多大比重,这都该是个女人的事女人自己说了算的世界。

via 毛利:“看上去很猛”两性情感专栏作者,著有《当待业女遇上草食男》、《一纸谈欢》,在《看天下》、《家人》、《优雅》等撰写情感专栏。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问题,可联系8小时微信客服dagaiercs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44343
线下活动 55
线上福利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