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3年9月13日

大家没事还满口说中国创新能力如何比不了美国。殊不知乔布斯在中国,迟早也是吃牢饭的命。1999年,福建就有陈氏兄弟搞了互联网电话,长途电话费用便宜得让邮电部门拿头撞墙,直接找警察将他们抓起来,名头是导致国有资产流失。f

很多博友近期都明里暗里对我说,希望近期少乱说话,免得惹麻烦。这里首先感谢同志们的好意,并且告诉大家,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为何这么说?大家必须知道在红朝混世保身的第一要则,就是不可结社串联。在老大眼里,你越卑微越脆弱同时也越渺小,你的安全系数就越高。但你今天和某某开书社讨论问题,明天和谁谁谁搞什么协会组织什么活动,哪怕是美食品酒或者慈善之类,外加说话肆无忌惮,你就被盯上了,如果人气值连拉涨停,那么你就要注意了,嫖娼的时候不要被抓现行……,否则上新闻联播的时间超过海子里面的老大。如我这般说话办事都没正型的家伙,独来独往,从不和乱党分子搭腔,其人气值低过现在周期股板块指数,老大要找我麻烦,那等于替我做公知广告了。

闲话少提,干正事时间到。昨天聊到财政改革是体制改革的最关键的一把钥匙。分税制不动手改革,后面很多事情都很麻烦。这其实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财政改革另一个关键,就是让利于民。而这又不是简单的降低税率那么简单。实际上,中国税收弹性极大,税务部门征税,也是看人下菜,谁家有钱,谁家没钱,税务心里基本有谱的。现实世界中,中国企业,尤其是民企,根本不可能老老实实按法律办事,否则根本没法活。所以史玉柱说,要严格按法律来,中国老板都得集体在监狱过年,这是实际情况。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总不能明里和官家作对是吧?税率太高,很简单,大家闭门休市不干活就是,再要认真下来查老账,一溜烟跑路就是。总而言之,大家都有办法对付。但事实上,中国财税连年增长,可不是拔民企、外企的鹅毛那么粗暴简单。因为你查这些家伙们的账,差不多各个年年都微亏微盈。政府财税靠得住的税源,还是国企。那么对经济而言,中央真正可操作的减税措施,是什么呢?就是放开行业管制,加强央企改革。

是的。尽管说国企改革,但实际上能改革的国企,之前只是地方国企——因为地方政府既没钱补贴,也不可能出台管制政策保地方国企。而央企可以央企现在越来越壮:金融地产通讯油运煤电等等,无不是央企巨无霸搞全行业垄断之势。之所以如此,就在于这些共和国长子们贡献着财税的大头。每年的财税大户排行榜出来,大家一看,头二十名,基本都是烟酒煤油等行业内国企。而这些行业大部分都是政府管制行业。如果以前不是,但要是赚钱了,譬如2009年之前的煤炭,政府接二连三的出红头文件要管制,搞安全整顿收回国有了。那么这些行业管制的本质,是什么呢?其实就是政府的财政税基。类似于汉唐时代的盐铁专营制度。朝廷搞钱,徭役兵役外加人头税,固然是大头,但其实成本不低,里外里一算,干脆垄断盐铁经营权,盐,是人人都要吃的啊,铁器,也是人人要用的,我只要抬高价格,你乖乖购买,高于市场价的那部分,就是隐性赋税。

中国那些管制行业也是如此。不是老大不想改革国企,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领导就对央企很有意见了。据说小平同志听说渤海气田出大事故,气得将桌子掀翻了,要改革,后来听说改革之后导致税收流失多少多少,就不吱声了……。其实不但中国是这样的问题,差不多东亚国家都存在这样的问题,都是出口放开,出口部门生产效率飞速提升,然后人均收入提高,最后被国内其他垄断部门的权贵们舔去了经济蛋糕上最丰腴甜美的奶油。有个美国人写了一本《亚洲教父》就很好的描述这个景象,作者考察了东亚各国大亨阶层的情况,发现这些巨富的草根奋斗神话,都是鬼话。其他就是勾结官府,获取管制许可证,高价盘剥老百姓。以李嘉诚为例,媒体不厌其烦的描述其勤奋工作严谨质朴,但作者一句话就拆穿所谓的“超人”神话:他所谓的勤奋工作,可不是下工厂生产线搞研发创新,更不是组织各类资源开拓新领域,而是打高尔夫、吃大餐、洗桑拿等等手段搞交际。李嘉诚的商业天赋,不是搞生产开发的企业家,而是搞交易。通过成功谋取黄金地段的垄断开发权,以及一些商业特许权,外加和金融集团、政府、交易所的良好关系,李嘉诚发了大财,这是赤裸裸的寻租行为,他的大多数商业活动,其实是寻租行为的商业道具或者通道而已。东亚其他国家的大亨们,很少有在外贸出口领域发大财的,因为这行竞争太激烈,根本难以发大财。一般都是在出口领域赚第一桶金,然后在国内其他领域获取商业特许经营权成为巨富的。即使有些极少数的外贸代工企业,譬如富士康,将工厂流水线管理技术运用到极限,但一旦中国劳动力供应出现枯竭,郭台铭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即使是郭台铭这样的大亨,在东亚也是极少数。

这样的道理也可用在中国大陆。很久以来,经济学家都认为,所谓的中国模式,和其他的东亚经济腾飞,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出口导向、金融抑制和简单持续高投资刺激。出口导向不用说,所谓金融抑制,就是金融领域严厉管制,金融行业搞高利差,利润通过赋税等手段被政府或者权贵集团拿走,再转为投资资金以刺激。其实非但金融行业,在中国目前经济结构中,差不多非生活消费品行业,现在基本都是国资一家独大。国资垄断行业的麻烦,是他们没有市场竞争中动力压力,他们更喜欢直接抢钱,而不是通过开创商业模式或者创新去满足消费者。譬如电信行业吃手机通话费舒舒服服,腾讯搞了一个微信,现在几亿用户下来,电信部门不满意了,强行要腾讯收费。支付宝搞第三方支付,几乎气盖天下,银联在商业竞争上,当然不行,不过他后面有政府支持,没关系,吃行政饭就可以了,近期它推出了《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督促各成员银行统一行动,逐步将非金融机构银联卡交易全面迁移至银联网络,大家一看,就知道是要搞第三方支付垄断……此类现象,几乎说之不尽道之不绝,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作为共和国长子,这些央企搞行政垄断动作搞死民企,那是名正言顺:我们是国家财政的支柱,政府不保我保谁?

好了,政府一直保垄断企业,财源固然是保住了,但经济效率却一直暗暗咯血不止,一路阴跌。大家没事还满口说中国创新能力如何比不了美国,如何如何出不了乔不斯。殊不知乔布斯在中国,迟早也是吃牢饭的命。我不是说笑,话说在1999年,福建就有陈氏兄弟搞了互联网电话,长途电话费用便宜得让邮电部门拿头撞墙,直接找警察将他们抓起来,名头是导致国有资产流失。非但福建,广东后来民间搞IP电话的,后来都被当地警察抓去吃牢饭,这基本都是当地邮电部门唆使干的。如乔布斯这样的,死,估计也得死好几回。

当我们论及“应该如何”的时候,必须明白,真要财税改革,解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和城镇化大难题,第一个就是分税制就要动,不动,地方中央事权财权不对等矛盾解决不了,后面各项改革,其实推行不下去。第二个就是结束各行业管制,央企要改革,不能政商一体政企不分,否则它们依然是经济吸血鬼,减税让利云云,其实都是扯淡。政府靠行业管制从垄断企业那里吸纳财富,好比人卖血为生,天天大鱼大肉,看似活得很爽,其实对于那个人而言,有什么意义呢?古人对此早有说法:此为割臀补脑之术。你割下自己身上屁股肉,红烧清炖,无论吃得再香,指望这样能让自己白白胖胖,那是扯淡。

但这世上真有这么扯淡的人,这么扯淡的事,国企垄断带来的财税增长,就是这么扯淡的事。

作者:徐斌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问题,可联系8小时微信客服dagaiercs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43211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