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3年11月5日

王昭君,16岁就被选进长安城,等待皇帝宠幸;阴差阳错,她并未睡进汉元帝怀里,反倒和众多少女一样,软禁在“掖庭”。其实,掖庭就是一座临时“看守所”。倘若幸运,被皇帝弄进宫,当小老婆;如果倒霉,就耗在青灯之下,“朝如青丝暮成雪”。苦等了三年,自我感觉良好的王昭君,既不屑跟当官的搭讪,也没和小姐妹处好关系。《后汉书》里说她:“入宫数年,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

闹性子,想回家,可不成。最终,白白便宜了那位入朝晋见的匈奴呼韩邪单于。后人夸耀王昭君如何以大局为重,如何爱国忠君。其实,远嫁漠北,是小姑娘万不得已的“下下策”。皇帝不跟我玩,再不能一棵树上吊死了,机会来了,总得把自己处理出去——在那个年代,做这种选择,实在是特立独行,有几分性格。

公元前32年,王昭君坐上了青毡轿车,跟随自己陌生的丈夫,驶向了茫茫大漠。大约走了一年,总算到了匈奴婆家。牧民,纵马欢迎。此时,昭君已被汉元帝封为“宁胡阏氏”,翻译过来,就是为了安抚胡人,做匈奴单于的老婆。

还好,不是小老婆,是正印夫人。呼韩邪单于的前妻死了,恰好,迎请这位如花似玉的汉朝少女做新娘。后世对她的婚后生活做出种种猜测,说来说去,就是凄惨,不幸。

其一:思乡。

原本是南郡秭归人。湖北,膏腴之地,每到初春,遍地菜花盛开,金灿灿的。匈奴则是截然不同的风物,黄沙荡荡,风吹草低见牛羊。想吃大米饭,有吗?想喝明前茶,有吗?刚结婚,她仅仅20岁,从来不曾回娘家,当然撕心裂肺地思乡。据说,昭君的兄弟沾了姐姐的光,他被汉室封为“侯爵”——这是多少边关战将“渴饮刀头血,睡卧马鞍心”的政治理想啊!王家小哥变成了大汉使节。他多次跑到匈奴,和远嫁的姐姐团聚。越是如此,越是思乡啊。

其二:丧夫。

昭君似乎找到了幸福,她刚和呼韩邪单于恩爱了十几个月,40多岁的丈夫就死了。新婚燕尔,一年左右,被窝儿还没暖热乎,就守了活寡。身边只有降生不久的小男孩儿——伊图智伢师。孤儿寡母,背井离乡,这个日子怎么过?

其三:再嫁。

王昭君的确想回中原,她上了一道本章,此时,汉元帝死了,汉成帝当国。他冷淡地拒绝了昭君的请求。《后汉书·南匈奴传》记载:“成帝赦令从胡俗。”短短几个字,葬送了王昭君。“胡俗”是什么呢?“父死,妻其后母。”呼韩邪单于一死,他与前妻的儿子“复株累单于”即位。这个小伙子和王昭君年龄仿佛,自然愿意娶过门来。可是,深受中原文化浸润的王昭君能接受这种“乱伦”的婚姻吗?当然,不情愿。可惜,圣旨在,胡俗在,情势所迫,不得不痛苦地接受。

其四:守“连环寡”。

嫁给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吧,儿子便成了“第二任丈夫”。他们又生下了两个女儿,此后11年,总算相对安定。边庭也因为王昭君太平了不少年,“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这样的好日子一直维持到王莽篡政。

公元前20年,“复株累单于”又死了。这回,没人迫使王昭君改嫁了。朝廷似乎把她忘了。昭君又寡居了一年,撒手西去。那年,她只有33岁。这个美貌绝伦而又多灾多难的奇女子,大胆地选择了自己的命运,即便远嫁,也比当汉朝皇帝的小老婆强。在茫茫漠北,她像耐旱的野草一样扎根,生儿育女,一嫁再嫁,景况远比人们的想象更凄凉。

秭归的菜花开了,遍地金黄。可叹,那位明眸皓齿、杨柳细腰的的小姐姐,再也回不来了……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372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