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1月16日

房价猛涨、资本品价格猛涨,这已经严重扭曲生产结构,财富已经发生了转移,这就已经是通胀了。

请看下面两个人的言论:

1、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26日晚间在北大一个会议上表示,在可见的未来中国没有非常近的通胀风险……他强调,尽管当前CPI仍然为负,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通胀风险。今年以来信贷呈现天量,理论上担心通胀、管理通胀预期肯定是政策重点考虑的内容。如果社会上这方面批评多,央行采取了超前的政策,将来天量信贷引发通胀和信贷质量恶化的可能性就会减小。

2、10月24日,在“2009浦江创新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就通货膨胀等热点问题阐述了鲜明观点:

至于当前“会不会出现通货膨胀”的争论,这两种预期判断都有一点问题。认为“票子发得很多,马上要通胀了”,这个判断急了点,不会那么快;另外,认为“现在没有通胀就可以再发票子”也不对。

相似的言论充斥媒体,这里不多列举。这些言论有一个共同特点:以CPI判断通胀。

这里类比一下:山上的水库垮了,但水还没流到山下,宏观派说:还没发大水。

比喻都是不完备的,不能用于论证。但是有人说,用于帮助理解也不是不可以,那么我就用一用。

是的,宏观经济学家看通货膨胀,只看CPI,这就像判断是否发大水不看水库垮了没有,而是看山脚的水位涨了没有。这种方式当然是很荒谬的,但是宏观派似乎从来没有意识到这里的荒谬。

有一些人认为,如果CPI没涨,那么,印再多的票子都对老百姓的生活没有影响。但是,房价猛涨、资本品价格猛涨,这已经严重扭曲生产结构,财富已经发生了转移,这就已经是通胀了。只是,通胀要传导到CPI,需要时间。

宏观派会说:“你说水库垮了,只是水还没流到山脚,那么你敢肯定水早晚会流到山脚吗?”

是的,水早晚会流到山脚,但是,却不一定表现为山脚的水位上涨。因为,如果水库没垮,山脚的水位本来要急剧下降的,但是水库垮了以后,山脚的水位不再下降了,这就是影响。

通货膨胀肯定会影响CPI,但却不一定表现为CPI上升。因为,在经济萧条期,本来各类物品价格都要下降的,通胀阻止了CPI下降的趋势,但是CPI 不一定就表现为正。

这在宏观派看来,简直太可笑了:“我们好歹有个CPI判断通胀,你们这个说法,根本就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啊!”

宏观派这么说是因为,以CPI判断通胀已经深印他们心中。实际上,CPI和通胀,在他们那里已经成了同一个词,根本就没有区分的必要。他们不愿意打开另一扇门,理解通胀的另一种定义:奥地利学派的定义。奥地利学派认为,只要多发钞票,就是通胀,不管CPI是否变化都是通胀。

今年前三月信贷猛增,我们铅笔社的好几个同仁遵循奥地利学派对通胀的定义,都判断已经发生通胀,而当时,CPI还是负值。我们判断是否发大水,只看水库垮了没有,而不是看山脚的水位涨了没有。但是要说服宏观派,这就要改变他们心目中固有的通胀定义,这一点难于上青天,因此我们就成了他们眼里可笑的人。

于是,尽管水库早已垮了,并且把上游的树木、房舍冲得一片狼藉,但是宏观派守在山脚说:“只有这里的水位涨了,我们才可肯定发大水了。”

等到山脚水位涨的那一天,宏观派才会说:“今天真的发大水了耶!”实际上大水几天前就发了,只是他们非要说没发而已。

我对吴敬琏先生很尊敬,他对中国的市场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里并无指责吴老先生的意思,只是对 “CPI=通胀”这一观念在中国经济学界的强大影响力感到很遗憾。连吴老先生这样的市场派,亦不知不觉上其恶当。

而中国的金融官员一边在上游弄垮水库,一边在下游盯着水位说:“看,水库没垮!我们有信心保证不发大水。”此等欺人自欺之举,势将遗祸无穷。

Via 邓新华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422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