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1月17日

不管未来的情况如何,自由的人比不自由的人更有适应能力,更能繁荣兴旺。

最近我看到的一则新故事,其实是饲养员的故事。俄罗斯一个地方政府正式给予夫妻休假时间以生育孩子。不仅如此,如果宝宝是在六月十二日出生,父母还将得到可观的奖励。大卫·巴里对此应有机会大显身手(大卫·巴里是以幽默著称的专栏作家——译者注)。这真成了饲养员。然而,其意义不仅在于娱乐价值,也因它精彩地显示了当今世界远非夸张的情形。

俄罗斯的人口数量一直持续下降。它认为人口减少是这个国家最为严重的问题,并为生养宝宝的家庭提供相当的资助。大多数发达国家的世代更替率都低。美国的人口数量仍然在增长,但估计有四分之三的增长来自于移民或移民生育的孩子。

比约恩·隆伯格在他的《持疑的环保论者》(The Skeptical Environmentalist)一书中指出,人口增长的百分比在1960年左右时达到了峰值,而人口增长的绝对数量的峰值出现在1990年左右。

发达国家的人口增长率远低于发展中国家。在1950年,欧洲人口占世界总人口22%。而在2001年,欧洲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13%。根据联合国的人口数据,预期到2050年,欧洲人口将只占7%。

目前为止,最大的增长来自发展中国家。1950年前后,它们的人口开始明显增长,那一时期急速增长的影响将持续到2050年左右。在上世纪50年代,发展中国家的人们似乎突然明白了该怎么生养孩子。但事实是,发展中国家妇女的平均生育率性却在下降,现在仅相当于50年代的一半。虽然你可能难得在新闻中听过,但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出生率减半但人口增长率却在升高?正如一位联合国的顾问谈到此事时说:“并非是人们象兔子一样突然开始大量繁殖;而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再象苍蝇一样纷纷死去。”

更健康的人活得更长。不会挨饿则会更健康。有私人财产和哪怕是极少的的财富,人们也有能力购买食物、支付医疗费用、居住费用和其他的费用,以求健康生活。发展中国家的人们能活得更长是因为,普遍而言,他们能获得并保持其财富。这并不是说他们很富裕或所有的人都得到了这种好处。

最贫穷社会的问题在于压迫性的腐败政府,这种政府不能保护人们的权利。没有可靠的财产权,就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有意义的发展。当政府盗窃人民的财产,或不能保护人民免于暴徒伤害之时,那么不管送去多少亿美元的外国援助,进步的希望都极为渺茫。

发展中国家的人们趋向于保持大家庭,理由与美国初期的移民相同。他们需要很多人手才能存活。孩子们也得工作,不然他们的家人就会挨饿。没有合适的工具、机器设备、建筑设施和商业组织,他们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生计衣食上。没有对财产的保护,就很难有动力储蓄或者购买节省劳动力的器械。这些东西容易被盗。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是因为权利得到了保护。发达国家家庭的孩子较少,是因为他们没有孩子也可以生活。如果发展中国家进一步发展,家庭中的孩子也会减少,因为他们并不需要那么多小孩。

隆伯格指出,2050年人口将会达到接近90亿,并且预计最终在2200年以稍少于110亿的人口达到平稳水平——从现在起还有两百年。

环境学家和其他人喜欢指点类似下面的图表,似乎要在我们心中灌输“对人口的恐惧”。这让人很害怕。

但事实上,这张图表其实揭示了一些会让我们感到无比开心兴奋的事实,而非恐惧。从文艺复兴开始到现在的人类人口增长实际上代表了资本主义的兴起和资本的发展。这是(人口增长)的原因和持续增长的源泉。

它所显示的是,自由令人震惊的强大力量会为世界带来什么。如果你把今天的人口塞到前资本主义的时代,大多数人都会死去,这确定无疑。支持这种水平的人口增长需要自由经济。我们真的别无选择。

那么将来呢?从哪里获取食物以养活所有的人?食物会从发展中来。即使世界人口从1961年到现在已翻倍,我们现在每个人得到的食物都比以前多。发展中国家人口的人均卡路里摄入量增长了38%。食物的问题是发展的问题。正如社会通过贸易而进步,食物供应也是如此。

将来是未知的。会发生许多我们不可预见的历史性事件,对人类人口数量和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将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然而,我们的确知道,不管未来的情况如何,自由的人比不自由的人更有适应能力,更能繁荣兴旺。

via 米塞斯日报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422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