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1月29日

纳税人没有义务供养运动员,靠政府资助发展的体育,要么不讲逻辑,要么强盗逻辑。

纳税人没有义务供养运动员

运动员就是一门职业,和其他职业人一样,运动员也应该是一个商人,通过自身努力和自愿交易来获得一切。纳税人没有义务供养运动员,运动员也没有义务回报纳税人。不是用牺牲换牺牲,而是用利益换利益,贯穿始终的是双赢的市场逻辑。

财知道:在2014年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女单决赛中,李娜以2:0战胜齐布尔科娃夺冠,夺得职业生涯第二个大满贯冠军,这样的胜利再次让国人欢腾。你怎么看?

胡释之:她自私自利,没想为国争光,只想为自己赚钱;她个人英雄主义,不轻易把成就归功于他人,更不归功于国家;她特立独行,追求取胜,不追求别人的喜欢。结果,不少人很喜欢她。这很难得,难得的正常。

体育就该这样。不需要牺牲纳税人来供养运动员,运动员也不需要牺牲自己来回报,完全可以彻底市场化和商业化。运动员就是一门职业,和其他职业人一样,运动员也应该是一个商人,通过自身努力和自愿交易来获得一切。纳税人没有义务供养运动员,运动员也没有义务回报纳税人。不是用牺牲换牺牲,而是用利益换利益,贯穿始终的是双赢的市场逻辑。

财知道:李娜这次夺冠获得千万元奖金,她在获奖感言里感谢经纪人和赞助商,“你们让我变得富有。”

胡释之:我想这显然不是在感谢经纪人和赞助商做出的牺牲,因为这过程中没有牺牲,只有自愿的交易和合作,经纪人和赞助商也一定在感谢李娜让他们变得更富有。基于市场逻辑所创造的财富,是美德和智慧的产物,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圣杯。生在这样一个转型年代,告别供养,自主创富,才真正无愧于自己的天赋和头脑。这也是我为什么三番五次鼓励公务员下海,实在是希望他们对得起自己和这个时代。

体育应该交给以获利为目标的私人企业来运营

越是重要的事越要交给市场办。体育当然更不例外,像恒大和李娜那样,开了点市场化的小口子,立马就让人眼前一亮,这种好经验没有理由不照搬及扩大化,没有理由不快马加鞭加大体育市场化改革,除非你认为体育其实并不重要。

财知道:把体育市场化是不是在弱化体育的重要性?

胡释之:恰恰相反,体育应该从政府的控制和干预下解放出来,交给以获利为目标的私人和企业来运营,这样做不是因为体育不重要,而是因为体育太重要。你看,吃饭太重要,所以要交给市场,结果大家愁减肥。穿衣太重要,所以要交给市场,结果大家挑花眼。看病太重要,但没有交给市场,结果大家看病难。上学太重要,但没有交给市场,结果大家上学难。这些简单的类比理应打消大家对市场化的恐惧,相反,越是重要的事越要交给市场办。

哪个产业的政府控制和干预多,哪个产业就死气沉沉,哪个产业的政府控制和干预少,哪个产业就蓬勃发展。体育当然更不例外,本就是一个休闲娱乐产业,没必要搞得那么沉重。要我说,它当前面临的主要矛盾就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体育消费需求与落后的体育体制及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像恒大和李娜那样,开了点市场化的小口子,立马就让人眼前一亮,这种好经验没有理由不照搬及扩大化,没有理由不快马加鞭加大体育市场化改革,除非你认为体育其实并不重要。

不赚钱的体育项目就该停掉,不该让纳税人当冤大头

有些确实不被市场认可的项目,如果没有政府资助,当前绝无发展起来的可能,但这不恰恰正是这些项目现在不该启动的理由吗?凭什么纳税人就该是冤大头?所以说这些人要么就是不讲逻辑,要么就是讲强盗逻辑。

财知道:但有些人会有担心,如果全都市场化,那些可能不被市场认可的体育项目怎么办?

胡释之:交给市场,你判断没有市场的东西没准会有很大市场,企业家就是干这个的,发现和创造市场,把少数人的奢侈品变成大众品,并从中获取暴利。但如果你判断的对,这东西确实就是没有市场,任你乔布斯还是福布斯来运作,就是不赚钱,就是经营不下去,那当然就应该停掉。当然你也可以说,我不为赚钱,我就是要贴钱养着一些运动员让我高兴。我想这是你的消费自由,他人管不着。但有些人不是这么想的,他认为别人有义务来为他的消费埋单。这个别人就是纳税人,他认为政府有义务强迫纳税人来补贴他的喜好。这就没道理了。

没错,有些确实不被市场认可的项目,如果没有政府资助,当前绝无发展起来的可能,但这不恰恰正是这些项目现在不该启动的理由吗?凭什么纳税人就该是冤大头?所以说这些人要么就是不讲逻辑,要么就是讲强盗逻辑。

胡释之系宏观经济学者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382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