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2月9日

政策取向不是使农村和城市享有相同的福利水平,都享有特权,相反应该“去福利化”。

养老靠政府是靠不住的

保障问题应交给市场解决,而不是政府包揽

这项合并政策仅仅是取消了城乡在基本的养老保险制度上的差别,但是要看到还有很多其他甚至更为重要的差别没有取消,如土地制度、户籍制度等等。对于“城乡差别”这个常被使用但经常引起误解的概念,我们应该明白,该被消除的是“制度歧视”,而非城乡之间的收入或财产差别。

财知道:消息公布后,赞扬声不绝,很多人甚至认为这是中国首次在福利问题上消除城乡二元区别,打破户籍制度,你怎么看这种观点?这真能消除城乡差别吗?

朱海就:合并之后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不会有农村和城镇的区别,无论你是农村居民还是城镇居民都享有基本的养老保障,不因户籍而异。但这距离打破户籍制度还非常遥远,因为户籍制度背后的福利制度基本没有触动。

这项合并政策,仅仅是取消了城乡在基本的养老保险制度上的差别,但是要看到还有很多其他甚至更为重要的差别没有取消,如土地制度、户籍制度等等。对于“城乡差别”这个常被使用但经常引起误解的概念,我们应该明白,该被消除的是“制度歧视”,而非城乡之间的收入或财产差别。

财知道:农村和城市在福利上的确存在着一些不平等,既然有不平等,现在就消除这些差别也是一种进步,你怎么看?

朱海就:总体而言,城市居民的福利确实比农村居民高得多,社科院发布的《社会蓝皮书》显示,2012年,城镇职工人均养老金水平已达 2.09万元,而面向农村的新农保只有859.15元,差距达24倍,非常惊人。但是,这种巨大的差距,不意味着我们的政策取向是把两者拉平,使农村和城 市享有相同的福利水平。

相反,正确的方向应该是“去福利化”,把保障问题交给市场解决,而不是政府包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谋生能力,对保障也有不同的要求,这些信息在市场 中会反应出来,市场中的企业家会提供相应的服务去满足不同的要求。但是,假如是政府包揽,这样的信息就不会出现,政府无从判别谁需要更多的保障,谁只需要 少一点的保障,结果会是怎样呢?政府会利用手中的权力,给自己及相关利益主体更多的保障,从而造成事实上的不公平,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现实。

所以,重点不在“福利”上,而在“权利”上,包括“去除特权”和“保护产权”两个方面,无论是城市居民还是农村居民,都不应该享有特权,其财产权受同等程度的保护。

养老不是统一于相同的福利,而是统一于市场

确实是要“统一”,不过不是统一在相同保障水平的福利政策上,而是统一在“市场”上,换句话说,不是统一于社保,而是统一于市场,即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保障负责,而不是把这一权利交给政府,统一于政府的庇护之下。

财知道:还有观点认为统一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意义很小,不是统一所有人,只是农民和城里没工作的人。企业没有统一,而且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继续不交养老保险,全国纳税人给他们养老。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朱海就:这次的合并不涉及城镇职工、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所以不算是真正的“统一”,但不能把“统一”范围的大小作为判断政策意义多寡的依据。如上所述,这项政策的意义在于它加强了城乡低收入者的保障,而非向统一方向的迈进,使人们吃上了大锅饭。

但是,确实是要“统一”,不过不是统一在相同保障水平的福利政策上,而是统一在“市场”上,换句话说,不是统一于社保,而是统一于市场,即每个人都 应该为自己的保障负责,而不是把这一权利交给政府,统一于政府的庇护之下。政府最多只为弱势群体提供最低程度的基本保障,正如这一合并政策所做的那样,其 余的都应该由个体自己负责,交由市场实现。

市场会更公正也更有效率地提供保障服务,在这方面,应该借鉴汽车保险服务业,有车一族都会感受到这个行业的充分发展带给他们的便利,与之相比,在社 保领域,由于被政府垄断资金源头,也阻碍了各项服务的发展,人们现在甚至不敢想象充分发达的养老服务业会带来什么,有钱也难以买到相应的服务将会是中国老 年人已经或即将面临的现实,如这一领域的市场化改革不推进,中国的老年人的生活品质将难改善,被置于悲惨境地也绝非不可能。

财知道:所以很多人认为下一步要破除养老双轨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以后也要交社保,不再靠财政养老,更公平。这是养老改革的方向吗?这会不会模糊公务员和纳税人的区别?

朱海就:这不应是改革的方向。公务员交社保的钱从哪来,还不是纳税人,所以公务员交社保还是纳税人在供养他们。现在,公务员和事业单 位的退休金远高于企业职工的养老金,更高于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原因在哪里呢?就是政府手中权力太大,让自己吃肉,别人喝汤。假如都统一到社保那里去,其 实是还从“权力到权力”,保障资金还是在政府手中,还是由政府支配,因此也难以改变这种不公平的利益分配格局。

反对统一于社保的另一个原因是社保从根本上说是不能区分“保险”与“救助”这两种需求。让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人员不再靠财政养老是对的,他们和其他人员一样,都应该通过市场渠道解决养老保障问题,这也是人才流动的要求。

政府应该保障的是市场中自发出现的保障制度,而非保障本身,市场通过财富的创造和各种新的保障制度的创造,为我们提供了真正的保障。

Via 朱海就,浙江工商大学教授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40533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