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3月9日

所谓的“全世界历史上最成功的政府项目”,已使老年人变成了危险的寄生虫。

社会保障:史上最成功的庞氏骗局

“我们为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支付了税费;我们从缴纳的税费中赚到了养老金。”老一辈人对此坚信不疑。奥巴马总统在他连任的就职演说中迎合这种信念,他宣称那些项目“使我们强大。但这不会让我们成为一个尽是不劳而获者的国家。”

如果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涉及的相关人士都是自愿地为自己的福利出资,那么“赚到养老金”的说法还有道理。但并非如此,他们通过再分配,已从年轻人那里得到了数百万亿美元的财富。

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已转移了上万亿的财富,因其已经部分成为了庞氏骗局。

自从社会保障创立之后,那些已经退休或即将退休的人获得的补助远远超过了他们所付出的成本。(艾达·玛尔·富勒,首位社会保障养老金的领取人,她所得相当于她和她的雇主所支付“捐款”总额的462倍)。所获好处超过所缴税款,这必然迫使未来的美国人为这一差额买单。而这一项目几乎不可思议的巨大债务全无资金支持,只能成为后代人的负担,因为前几代人只为他们所获的补助出了一部分钱,因为政府一直撒谎说他们已经以自己的方式付了帐。

自创立以来,社会保障已扩大了数倍。每次扩张都意味着那些早已退休的人不用再支付增加的税款,而那些即将退休的人也仅需多支付几年。但这两个群体在退休阶段都得到了新增的补助,没出钱而新增的养老金所造成的负担必会压在后人肩上。因此,每一次扩张都开始了新一轮的庞氏骗局周期,老一辈的美国人获得了利益,代价是其他人的牺牲。

社会保障的补贴数额已经急剧增加,在1950年到1952年之间翻了一番。在争夺老年人选票的白热化竞争中,在1970年提高了15%,1971年提高了10%,而1972年提高了20%。养老金过去与一种实际上是重复计算通货膨胀率的措施绑定,即使是现在,养老金也超过了通货膨胀率,多年来一直在提升真实的补助水平。

1960年增加了残疾人以及其赡养人的补助。1966年增加了医疗保险,同时扩大了补助(例如:医疗保险的B部分,受益者仅出资四分之一,而D部分处方药品的补助,受益人仅出资八分之一。)

税负从最初一年不超过60美元(雇主和雇员所缴纳的总和)持续增长,可作为社会保障大规模扩张的明证。税率上升,并适用于更多的收入,现在社会保障税负共占收入的12.4%,最高可达113,700美元(而医疗保险共占所有收入的2.9%,若收入超过20万美元,另加0.9%的附加税)。

早期受惠者所得的那些花样繁多的旁氏赠品,创造了社会保障高达13位数且无钱偿还的债务,而医疗保险窟窿更大。尽管政客们再三激烈地否认,但许多研究都已经证实了这些事实。

近期城市学院有一项关于终生所缴工资税和所得福利的研究。对于医疗保险,他们算出(以2012年的美元计算),一名拿平均工资的男性将得到180000美元的福利,但仅需支付61000美元的税款——仅相当于他所获利益的三分之一。同样的情况下,女性甚至更为划算。累积的“超额”福利等于105万亿美元,净收益也在不断增加。

对于社会保障,城市学院的计算则揭示了不同的情况。一个拿平均工资的男性若在2010年退休,其一生将得到277000美元的养老金,比他一生所缴纳的税款少了23000美元,而女性一生所得的302000美元,大致等于她们一生所缴纳的税款。并且情况正在恶化。到了2030年,每位男性所得福利将会比其终生所支付的税金“短少”16%(女性为10%)。

一方面,这些结果成功地彻底否定了医疗保险“是我们挣得的”说辞,另一方面,关于社会保障的结果,既然新退休的人员所得少于他们所付税款,似乎可解释这“证明”社会保障并非旁氏骗局。然而,这并非事实。原因在于医疗保险仍然处于扩张阶段,如医疗保险的D部分,仍然在积累更多的未来白条。而尽管自由左派团体还在推动将社保税适用于远多于现在的收入之上,抢劫年轻人,作为推迟总决算之日到来的最后手段,但社会保障也已基本用尽了新的扩张花样。所得养老金少于所缴税款,仅仅意味着我们将要被迫面对始于1935年的再分配的全部恶果。也即是,目前社会保障提供给退休人员的糟糕待遇,不过是其作为持续了数代的庞氏骗局这一事实的必然结果,击鼓传花的游戏,一定有人“接过最后一棒”,当了冤大头。

事实上,关于社会保障和医疗现状的最好描述或许来自于亨利•赫兹利特很久以前的那本名著《一课经济学》:

“糟糕的经济学家昨天迫切希望我们置之不理的明天,转眼已经成了今天。有些经济政策的长期影响,可能不出几个月就会露出弊端;而另一些政策或许好几年后才会显现恶果;还有些政策,其后遗症甚至要潜伏数十年才会爆发。但是,任何情况下,政策必然有其长远影响,就如母鸡必然由鸡蛋孵化,鲜花必然由种子发芽。”

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的代际高压已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为“第三条高压线”(也就是说,对社会保障制度作任何实质性的改变而不付出政治上的代价几乎不可能——译者注),因为老年人试图相信自己支付了其福利的代价。但他们没有。他们仅支付了部分所得。其余部分实际成为了旁氏骗局,而由于社会保障计划已揭示的后果,不管有多少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其未来的破产都不可能永久推迟。一些人已被迫去面对捂不住盖子的白条爆炸,而情况会日益糟糕。

哈里•瑞德所谓的“全世界历史上最成功的政府项目”,已使老年人变成了危险的寄生虫。其中一些人现在开始尝到这些项目所酿的苦酒,这与庞氏骗局的事实并不矛盾,只不过露出了史上最成功庞氏骗局之阴暗一面。

Mises Daily: Friday, November 22, 2013 by Gary Galles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问题,可联系8小时微信客服dagaiercs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42094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