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4月3日

服贸协议并不是增加新的法令,而是取消某些错误的禁令。

台湾地区最近为了是否要与中国大陆签订两岸服务贸易协定(简称服贸)搞得是沸沸扬扬,

某位反对服贸的友人传Line密我:「赵擎,你为什麽不支持反服贸抗议学生?」

我:「很简单,谁反对自由贸易,我就反谁。」

友人:「可是这次贸易对象是中国耶,他们不怀好意。」

我:「我才不在乎对方是穆斯林恐怖份子还是墨西哥毒枭,只要他们不使用暴力胁迫我,我都欢迎他们来跟我做生意,因为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力,相信自己能做出对自身最有利的决定,我不需要任何贸易限令,完全自由的贸易市场才是最能让我发挥的环境。」

友人:「……………..」

在自由的世界中,没有任何人有权力能去限制其他人双方同意的交易,任何财货、人力的移动与交易都应该是完全自由的,所以进出口限制、货物关税、总量管制等等政策本身就不具有正当性,也就是说服贸协议并不是增加新的法令,而是取消某些错误的禁令,把原本就该属于人民的权利还给我们,每个商人本就都有权利去世界上任何地方贩卖任何商品。

消费者有自由选择权利这方面我已经谈了很多,我现在想谈另一个反对问题「中国没有开放台湾商品进口,所以台湾也不该开放中国商品进口(这是不正确的谣言)」,但其实单边贸易限制的限制方并不会得利,这在经济学上已经被证明过多次,接下来我要讲一个故事来让大家讨论思考:

从前海峡的两岸有两个国家,男人国与女人国,男人国的居民很会种菜,所以他们一把菜卖5元,但他们不太会煮菜,所以他们厨师帮人煮菜要收10元,女人国刚好相反,她们不太会种菜,所以收成的菜量不多一把要卖10元,但她们厨艺高手不少,竞争之下代客煮菜只收取5元。

最差的情形就是男人国自行种菜与煮菜(菜5元+煮10元)成本15元,女人国也自行种菜与煮菜(菜10元+煮5元)成本也是15元。

最佳情形就是双方交流男人种菜、女人煮菜(菜5元+煮5元)成本10元。

无法避免的是这样的确会造成男人国厨师与女人国农夫失业,但两边整体生活品质都会因此而提高。(该思考我们要为了不适任的男人国厨师与女人国农夫牺牲全民的幸福吗?)

重点来了,如果今天只有男人国开放自由交易,而女人国禁止任何男人国居民进入卖菜呢?

男人国一样请女人帮忙煮菜,一餐成本10元,而女人国则自己包种包煮一餐成本15元,请问谁得利?

这时男人国一群大学生包围立法院,他们主张女人国都不准我们去卖菜,我们也不该让她们来我们国家煮菜阿,否则本该男人国厨师赚的钱都被女人国赚走了。

一位睿智的长者缓缓的说:「我才不在乎谁赚走我的钱,我只知道我现在一餐都省了5元」。

我才不管你们要爱台湾还是爱中国,我只知道我想购买到最合宜的商品与劳动力,我想将自身的购买力最优化,这是我应该拥有的权利。

最大的迷思就是有人主张中国商品黑心又烂货,所以不该让它们进口,如果真的是如此台湾人就不会花钱购买,所以开不开放与我们根本无关;

而若是中国商品精緻又便宜,开放之后可能会使某些台湾货滞销,所以你们就因此主张为保护台湾烂货,所以不准其他居民购买较优质的产品?

是不是该静下心想想自己到底在反对些什麽事情?

接下来分享两点常常被用来阻止自由贸易的荒谬理由:(借用巴斯夏-看得见与看不见分析方式)

一、外国商品进口会伤害本地商家,所以政府应该限制进口以保护本国产业?

外国商品a的价格比本国便宜,所以当开放进口时外国商品会排挤掉本国商品,本国贩售商品a的人会失业,一般人的思维模式到这裡就停了,所以他们认为开放外国商品对本国经济有伤害,政府应该管制外国商品进口,这是看得见的部份。

接下来讨论看不见的部份,假设外国商品a与本国商品a的价差为10元,当国人每购买一个外国商品a就等于获得同样商品但口袋还多出10元,这个10元无论是被存起来或是拿去购买其他商品,都会使国人的整体幸福提升。

看不见的部份还没结束,外地商人贩售货品来本国时,收取的是本国货币(我们假设是新台币),而外国人使用新台币的唯一方式就是在台湾消费(如果我们能确定外国人赚到新台币后不会回台湾使用,政府只需要不断的印刷纸钞来换取外国商品就可以让每一位国民都不劳而获,但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外国人贩售了多少商品来本国,也相对会在本国购买多少的商品回去,这些商品本来不会被售出,它们是由于允许外国商品进口才创造出来的商机,因为这些商品的製造而获得工作的人,也不会察觉到是自由贸易为他们创造了工作机会,大家还是只看到开放进口导致的失业人口,而忽略被创造出来的新购买力与新就业人口。

二、外国劳动力进入会导致本国劳工失业,所以政府应该限制外劳以保护本国劳工?

外国劳工以便宜的价格进入本国就业,每进入一位外劳就代表一位本国劳工失业,一般人的思维模式到这裡又停了,所以他们认为开放外劳对本国经济有伤害,政府应该管制外劳进入本国工作,这是看得见的部份。

接下来讨论看不见的部份,假设外劳工资比本国劳工便宜10元,本国雇主每雇用一个外劳就等于获得同样的劳动力但口袋还多出10元,这个10元无论是被存起来或是用来扩大企业规模以创造更多工作机会,都会使国人的整体幸福提升。

看不见的部份还没结束,外劳在本地工作时不可能依靠自由一个人生活,他们一定还是需要其他人为他提供商品或服务(食、衣、住、行、娱乐),这将会创造出其他的工作机会,这些都是未开放外劳时不会出现,但一般人依然只看到了因为外劳而失去工作的人,而忽略了雇主多出来的获利与创造出的新工作机会。

总归一句,交易一定是交易双方都出于自愿才会发生的事,a与b交易代表双方都认为交易完成后自身情况会变得更佳,这时c无论出于什麽理由都不该来阻止a.b的交易,因为根本c就不是当事者,所以反对服贸的学生自身绝对有权利不与中国大陆进行任何贸易行为,也绝对可以脑残的发起抵制陆货行动,但他们没有权力去禁止其他人自愿的交易行为,而妨碍服贸协议恰好就是妨碍了两岸人民自由贸易的权利,所以我虽然是无政府资本主义者,但这次我支持政府签订服贸协议,因为这是通往自由贸易的必经之路。

Via 赵擎 台湾高雄人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382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