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3年2月11日

小事成就政治,小事也败坏政治。平等的政治参与成就了民主政治,恐惧的被动参与成就了专制政治。小事的性质不同,影响了政治的不同走向。

托克维尔考察美国的民主制度的时候,特别注意到美国的新英格兰精神,这种精神就是自治精神。自治精神构成了美国民主制度的坚实民情,形成了美国的公民文化。托克维尔认为,“个人是本身利益的最好的和唯一的裁判者”,乡镇的强大就是公民的强大,公民的强大才能使自己不当顺民。在乡镇,每一个公民“试图以巧妙的方法打碎权力”,以使最大多数人参与公共事务。公民的参与限制了州的权力和联邦的权力,设置了州的权力和联邦权力的界限。正是这样的乡镇生活,使每一个人获得了公民的尊严感和自豪感,避免了专制权力的恐惧和革命的恐惧,并产生了遵守秩序的志趣。

专制权力就不同了,它如同利维坦怪兽一样,权力触角伸向社会各个角落。在孟德斯鸠看来,恐惧是专制的原则。把他的观点细化,再把阿克顿的观点渗入其中,可以概括为:哪里有不受限制的权力,哪里就会有恐惧的存在,绝对权力导致绝对恐惧,终身制的权力终身恐惧,世袭制的权力世袭恐惧,权力世袭制导致恐惧世袭制。如果整个国家都处于绝对权力之下,没有人逃脱得了恐惧的魔咒。当然,这话说得有点激进和绝对,如果激进和绝对能导致恰当的反思平衡,中和绝对的观点,也不失为思考问题的一种方法。

不过,对于普通人来说,宏大的权力产生警畏,甚至还可以产生明主的期盼。强人政治、超凡魅力的领袖、包青天、好皇帝在掩盖绝对权力傲慢的同时,也获得了臣民斯德哥尔摩症式的意淫。

因此,人们对权力的恐惧不是直接来源于宏大的权力,甚至也不是直接来自于中大的权力,而是来自于微观的权力,来自于自己的政治生活小常识。微观的绝对权力,是产生恐惧的直接原因,也是产生不满的源头。正是人们没有正当的对小事的政治参与,或者缺少正当有序的对小事的政治参与渠道,现实中的权力又缺少相应的限制,现实中的权力便有了绝对权力的基本特点。一个县委书记的权力不受限制,一个单位领导的权力不受限制,都必然导致绝对滥用、腐败和无所不在的恐惧。

群众利益无小事,首先是经济生活无小事。以人为本,就是以普通人的小事为本。免于恐惧,就是要免于经济生活的恐惧,这是以人为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小事就是普通人的终身大事。小事造就了普通人的整个人生过程,造就了普通人的尊严与幸福。生活中的小事也就是吃喝拉撒,吃穿住行。生活的小事没有一件事不与微观权力相关。吃饭有毒大米,喝奶有三聚氰胺,吃肉有瘦肉精,吃菜有地沟油,喝酒有塑化剂,吃鸡肉有药灌注的速成鸡,住房有楼歪歪、楼脆脆,穿衣有洋垃圾,行走有人为的车祸,工作有尘肺,摆摊有钓鱼执法。在一个吃穿住行都充满着难以预测的人造风险的时代,没有人能够幸免。是否吃有毒食品,已经成为衡量一个普通人是否有尊严的基本标志。

人的政治尊严来自于个人是否过上主动的政治生活。人与动物的不同,就在于人是一个有尊严的政治动物。有尊严的生活,就是成为自己主人的生活,对身边的政治小事,说出公民意见,进行判断推理,形成公共理性。如果标语口号挂在每一个人的房前屋后,唱红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打黑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身边滑过,每一个网民身边都本能地张望是否身边有卧底,每一个人都以说谎的方式给自己壮胆,每一个人都以说大话的方式为自己提气,每一个人都以提防政治正确的方式划定自己的安全范围,那就是过上了被动的生活,就是没有尊严的生活,就是政治生活的不幸福。

在微观绝对权力之下,没有公民,只有顺民。没有公仆,只有主人。没有平等关系,只有猫鼠关系。没有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只有支配和被支配的关系。没有良好的道德秩序,只有道德败坏的丛林法则。强征土地、强制拆迁、强制平坟,把公权与公民的关系推向了双双恐惧的敌对关系。

奇怪的是,微观权力的不受限制,反而使中国人追求宏大的政治叙事。比如说,人们不知道非洲发生的具体事,却能把非洲人都不懂的事谈得条条是道,人们不懂钓鱼岛的来龙去脉,却能把钓鱼岛搞成爱国与否的标准,人们不懂黄岩岛,却能把黄岩岛讲得气吞山河,人们不懂美国,却能把美国在概念上一脚踹倒,人们不懂日本,却能把日本批得体无完肤。表面看来,是国人的骨气,实际上大部分是因小事恐惧的撒气。对小事的恐惧变成对宏大叙事的正义张扬,是中国特色的产物。

人们害怕奥维尔的《1984》的小说世界转化为现实世界,也担心自己的生活回到奥维尔的《1984》的小说。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在公民社会先天发育不良,后天又没有给予足够的空间成长的条件下,恐惧的阴霾在每一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地缠绕于心。老大哥在看着你,那种看过奥维尔小说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使得任何人都难以安然入梦。梦不是那么好做的。美梦不能成真,噩梦倒是连连。

化解噩梦的办法也要从小处着眼,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三十五条,提供做小事的空间与渠道,公共权力从社会中退出,社会的事让社会来治理,还权力于社会,都是小事。权力除了服务和维护秩序,其它的都不要去做,也不要去干涉就可以了。孩子长大需要放手,社会发育需要权力交权,权力无为而社会自主,终归是社会和谐的好小事。

via 木然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407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