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4月7日

不应关注国家统一和分裂,他关注个人幸福。

前段时间新疆问题很热,有朋友问我如何看待新疆,尤其是新疆独立问题。对自由主义者而言,统一和独立都是国家主义层面的话语,价值不大,我更关心的是个人自由。考察现今新疆问题角力各方,我更愿意维持现有格局,不希望新疆独立主义者得逞。

谈新疆问题者,很少有人不谈历史问题的。即便不迈汉唐,也要从左宗棠、盛世才一路谈下来。尤其王震在新疆镇反杀人,落笔最多。历史的残酷通常是没有疑义的,将它作为同情“新疆独立”却站不住脚。以现今执政党早期治疆史的杀戮为例,它不只在新疆滥杀,全国遍地都是。拿“新疆受难”要求独立,无助于解决现实问题。

把历史往上溯,谈“新疆是谁的新疆”也没有价值。很多汉族学者为反击疆独,常说“汉人比维族人更早进入新疆”;维族学者则论证,自唐朝以后直到明朝,新疆都是相对独立。可是那又如何?这不过是中了“自古以来”等国家主义话语的毒。用它解决现实问题,太荒谬了。有哪个国家的疆界从一开始就是固定不变,国界的进退哪次不是以杀人始,再以杀人终?考察政治问题却要求历史复盘,往往是为堂皇杀人开端口。

清算新疆历史,必定要陷入恩怨纠缠中,无解。正确的看法应该是:新疆人向何处去?包括维族人、汉人和其它民族的人。活生生具体人的自由和幸福才有价值。这就要对现实制度优劣比较,看不同统治者管制的程度如何。

再强调一遍:自由主义者不应关注国家统一和分裂,他关注个人幸福。

目前在我看来,中共治下的新疆,和全国其它地区一样,实行统一的市场制度——虽然问题很多,计划经济的残存严重(主要表现在生产建设兵团这个怪物存在)。新疆地区实行的法律,尚能保障多数人的人身安全和生产经营。当然,也存在问题,例如因维稳需要制订歧视性政策,官方的“怀柔兼防范”十分僵化,很多维族人不满,汉人也觉得不公平,这些无需讳言,也是急需改进的地方。新疆总体和平、经济发展却是不应被否定的。这是权利申张程度的指示灯。

反观谋求新疆独立的那些人,他们尚未建立政权,施展方略,但是行事多以恐怖袭击为主。他们的恐怖袭击经常针对平民(从1997年的公交车爆炸案开始到最近昆明事件),这表明他们将政治理想置于他人的生命和财产之上。热衷于恐怖行动的人,你很难指望他们取得政权之后突然温驯下来。搞破坏大有经验,和平治理一无所知,这也是革命党总比改良派危险的原因。自上世纪80年代以后,伊斯兰保守主义渐成风潮。从阿富汗到伊朗再到埃及,伊斯兰世界短时间内看不到革新开放的迹像。

新疆事件之后,我阅读了一些黄章晋的文章(他出生在新疆,长期关注新疆问题,是这方面的专家)。据他的说法,最近十几年,新疆保守主义气息越来越浓。不知道这和当局治疆策略失当是否有关,可以肯定的是:伊斯兰保守主义潮流正在侵染新疆。

如果你对伊斯兰保守主义没有印象的话,不妨读几篇关于“可兰经”经典的文章。经典的伊斯兰教对经济自由、商业和利息是仇视的。对外国资本的敌意只不过是这类思想的新内容。对个人生活的严厉管教,对妇女衣着打扮的禁令,都可以视为侵犯个人自由的内容。无论温和的伊斯兰教徒如何澄清,都无法否认这个事实:追求新疆独立的那些人,在宗教上比他们原教旨化、行事也更加极端和暴力。对于不遵守伊斯兰经典的本族人,他们将斥之残酷的刑罚。由于他们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外国资本、汉人,其它民族的人,极有可能面临洗劫和驱逐。

这就是我不支持新疆独立的原因。

谋求新疆独立的人,如果他们的思想和行动表明,他们更加尊重信仰自由、私人财产,更加开放宽容,也许他们能赢得同情。目前的迹像却显示,他们离这条道路非常遥远,甚至有可能比当下统治者更加侵犯私人产权,变本加厉。自由主义者无意于为权力鼓吹,但是他应当对现实世界豺狼虎豹的暴虐和温驯作出正确判断,以权利保障为目标,指出较好的出路。在大清朝廷和港英当局之间,自由主义者应当诚实地指出,前者比后者更坏;在东德和西德之间,西德更加有利于个人自由。纠结于历史恩怨和现实强弱对比,一味同情“弱者”或“受害者”,可能只是良心表演。对未来出路的不负责任,可能引发其它恶果。一个坏的统治者出局,新来的统治者往往更坏。对此,知识人应该心怀警惕。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413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