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4月21日

人类社会,要想更加文明,就必须拥有更多的资本。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对经济学、社会学、历史学几乎一无所知的人,也会糊里糊涂地念叨马克思的这句话。尽管他们根本说不清楚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资本”是个坏东西的观念却已深深植入人们的头脑,以至于“资本主义”这个本来中性的描述性词汇也成为贬义词。

资本,到底有什么邪恶之处?

资本的本义,就是用来产生财富的东西,或者说,资本是帮助人们获得财富的人类产品。这其中的要点是,资本必须是人类的产品。自然物是不能被称作资本的。否则,那些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就是资本丰富的国家了。可实际上,许多自然资源丰富的发展中国家都极度欠缺资本,迫切需要外国资本的输入。

自然界的产物,很少可以直接拿来供人们消费。人们要想使用这些资源,必须进行某种生产,而生产就需要资本。没有资本,自然资源再丰富,也没多大用处。

稍具文明水准的社会,都会出现交易市场,出现货币。在这些社会中,人类的产品会通过货币进行计量和交换。因此,作为资本的人类产品,往往以货币的形式出现。也正因此,痛恨资本的人也就会同时痛恨货币。历史和现实中,充满了不懂经济学的人对货币的诅咒和愤怒。一部文学史,差不多同时就是谴责货币史。

谴责归谴责,但人类从来不能离开货币化的资本。资本在社会生产中的作用至关重要。对资本的这种作用,十九世纪的奥地利经济学家庞巴维克进行了系统深入的阐述。他的著作《资本实证论》是这方面的扛鼎之作。

说到这本书,应该首先说说书名。“资本实证论”,听上去有些怪异。实证,指的是根据某些现实材料或者数据进行验证性的研究。实证的对应概念是逻辑推演。莫非这本书谈的是资本的实际应用问题?可实际上,这本书的理论性极强,几乎没有现实材料。那么,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书名?

看看英文书名,Positive Theory of Capital,德文原名呢?Positive Theorie derKapitales,原来,“实证”这个词对应的原文是Positive,可这个词分明没有实证的意思。这个词的意思是积极的、正面的、肯定的。所以,原书名的忠实译法应该是:资本的肯定理论,或者不妨译为:资本是个好东西。

看看中文译本的出版时间,真相大白了。出版时间是1964年。那个年头,如果有人出版一本名为《资本是个好东西》的书,即使是商务印书馆这样的百年老店,也无异于自杀。也真难为译者和编辑了。不知他们怎样反复商量,才想出这样一个虽然有些怪异,但总算可以交差的译名。

庞巴维克这本并不易读的理论书,说来说去,是为了解释一件事:为什么说资本是个好东西?再一读经济学思想史,更清楚了。这本书基本上就是针对“资本来到世间……”这种从头错到尾的经济学理论而写作的。

庞巴维克是鼎鼎大名的主流经济学家,还是当时的列强之一奥地利的财政部长。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到处流行,庞巴维克很不耐烦。他说,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流行,是因为真正的高手没有登台比试。他这个高手打算“该出手时就出手”,直接驳斥一下马克思攻击资本的《资本论》。

高手一出,果然不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被驳斥得体无完肤。马老自己都不好意思把《资本论》继续写下去了。于是,现在就只有一部未完成的《资本论》。

有痴人会立刻说,马克思万古流芳,庞巴维克今安在?在历史的垃圾堆中向隅而泣去吧!确实,马克思的知名度比庞巴维克高得多,马克思主义也仍然很流行。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马克思主义在庞巴维克以后就已经破产了。“剩余价值”理论什么今天还有人相信,需要从精神病学和社会学上去进行分析的。试图从经济学的角度去发展这些理论,只是在浪费自己和他人的时间。资本不是什么肮脏的东西,资本是对人类非常有用的东西,是非常好的东西。

庞巴维克是怎么证明资本是个好东西的?

核心思路就是迂回生产方式。迂回生产方式,对应的是直接生产方式。比如,你去砍柴,直接用手去撅树枝,这是直接生产方式。这么干活当然很累,很痛苦。你的手会很惨,一天也撅不了多少树枝。于是,你转而去买一把柴刀,用柴刀去砍柴。这就是迂回生产。

所谓迂回,就是你并不直接去生产柴,而是拐个弯,先去弄一把柴刀来,然后再拿柴刀去生产木柴。迂回生产的好处是,生产轻松多了,效率高多了。同样是一天,你用柴刀,比用手直接去撅树枝,当然可以生产更多的木柴,手也不那么惨了。

遗憾的是,迂回了,你就需要资本了。柴刀就是资本。如果你事先没有攒下足够的钱去买柴刀,就不可能拿着柴刀去砍柴,就不能更高效率地迂回生产。

如果你有再多一些的钱,也许还可以买一辆手推车,那样,就可以把砍下来的柴轻松地运回家,而不用辛辛苦苦地扛着回家了。

如果你有更多的钱,非常多的钱,也许可以订购一个机器人,让它帮你去砍柴。你在家喝茶就行了。据说现在德国人摘苹果都用机器。机器高频摇晃苹果树。苹果纷纷落下。如果再有专门捡苹果的机器,果农就可以在旁边悠闲地喝啤酒了。

迂回生产理论可以发展出一大堆很有意思的理论,比如用来解释商业周期。这里,我们就只看看资本的好处吧。

显然,资本是迂回生产方式能够出现的原因。迂回生产方式只有借助于资本才能建立和不断发展——迂回程度越来越远。因此,庞巴维克概括说,所谓迂回生产方式,也可以称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资本主义生产,相反的概念不是社会主义生产,而是原始的直接生产。当然,我们一般把比较复杂的迂回生产才称为资本主义生产。仅仅有一把柴刀,和直接生产也没多大区别。问题的重点在于,那些自称社会主义的社会,组织生产同样需要大量的资本,否则,他们就只好直接用手去撅树枝。想喝上壶热茶,估计要忙上大半天——或许一辈子都喝不上,别忘了,壶和茶叶都是花钱买来的,而不是他们自己生产的。

那些仇视、攻击资本的人不知道,他们所仇视攻击的东西,实际上是帮助人类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的东西。正是因为有了资本,人类才能摆脱直接的、只能依靠自己体力进行的劳动,去借助自然界的力量——水力、电力、爆炸力、机械力等来进行生产。

这种资本主义生产,不但让劳动者的劳动强度大大降低,而且生产效率、生产能力大幅提高。一台挖掘机加一个司机,比几十个壮工还能干。一公斤炸药的力量,相当于几十上百人抡镐忙上好多天。一架喷气式战斗机,可以让一大帮AK47(或者红缨枪)持有者永远保持安静。

人均资本的多少,区别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许多发展中国家,土地、矿产、水利、森林等自然资源十分丰富。他们欠缺的,就是可以组织迂回生产的资本。

他们没钱购买联合收割机,只好挥舞镰刀去流大汗。他们没钱购买开矿机和钻井设备,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地下的财富不能开发,自己在那里受穷,每日为三餐奔波。他们没钱购买坦克,只好让士兵们组成“血肉长城”。

而在那些资本丰富的国家,不但财富每日都在大量产生,人们生活富足文明,而且,繁重的体力劳动基本上已经消失了。人们大多从事脑力劳动和服务业。现在的发达国家中,仅存的重体力劳动者,可能就是职业体育运动员了。

我实在不知道仇视资本的人想要得到什么。他们很热爱那种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吗?他们不愿意看到人们摆脱繁重的劳动吗?他们只愿意看到流汗的身体和痛苦的辛劳吗?资本不是人剥削人的工具,恰恰相反,资本是人与人之间建立有效协作的工具。资本让人们可以利用自然力来进行生产。为什么要仇视这种有益无害的工具呢?

理解了资本的好处,也就可以回答那个自古以来的愚蠢问题了——你们贪得无厌、无休止地挣那么多钱干什么?

是的,一个人的消费是非常有限的。如果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消费,人们根本没必要创办巨型的企业,挣上多少多少亿的利润。但是,只有获得这些盈利,并把它们储存起来,人类才能拥有足够的资本,才能建立更复杂、更高效的迂回生产方式,才能让更多的人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让他们更像一个人那样生活,而不是一辈子充当机器或者牲口。这难道不是最大的人道主义吗?

理解了资本的好处,也就可以意识到那些鼓吹“节制资本”的人是多么荒谬和可憎。人类社会,要想更加文明,要想更多的人像人一样生活,就必须拥有更多的资本。

节制资本,无非得到两种结果:一是资本被节制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就被压制了,更多的人只好回到挥舞镰刀的状态。人被当作牲口。二是私人资本被节制了,那什么资本发展了?还用问吗?国有资本、官僚资本就可以大发展了。

也许有人乐于看到这种状态。随他们的便,但请他们不要以自由的名义鼓吹这些玩意儿了。那是对其他人智力和道德的侮辱。

Via 李子暘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396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