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4月27日

国企问题,本质上就是产权问题,解决国企问题,就是解决产权问题。

国企问题历来是中国经济社会改革的争论焦点,也是改革的核心问题之一。过去十年,官方对国企问题避而不谈,也无大变动,这在很大程度上酿成了今天“国进民退”的局面。面对国企问题,避重就轻、维持现状,直接决定了改革停滞乃至倒退的十年。

无论是在过去还是在今天,国企都是各类丑闻腐败的频发地。今年年初由某案引发的在石油系统的重大腐败,以及前几日爆出的华润宋林案就足以说明问题。面对如此严重、屡禁不止的国企腐败,明智的做法不是一如既往地强调加强监管和惩处力度,而是反思国企内在产权逻辑上的重大缺陷。思考国企何以成为腐败、低效的代名词,国企何以在经济学上不可能。

所谓国企,即是国家所有,但因国家不具备人格特征,也非行为主体,所以国家所有也即全民所有。因此国企在产权归属上是全民所有,但它的实际控制权和经营管理权却是政府(官员)所有。作为股东的全民是无法实质性地参与到国企的重大决策和日常的经营活动中去,也没有股东分红。全民股东完全沦为了一种名义上的需要。因此,国企实质上就俨然成为了政府部门的分支机构,这一点我们从各大国企高管的任免程序就可以看出,从来都是上级部门的一道行政指令。

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名义上全民所有的国企,实际上,它的产权归属是非常不清晰的。虽然它实际上早已沦为政府官员所有,但这也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它并没有清晰确立到个人。更何况在统治需要上也不可能得到承认和允许。也就是说,即便是在政府内部也是不容许国企官员所有(虽然事实如此),否则就不存在国企高管因腐败而落马。但对于掌管国企的官员来说,国企更像是无主物,没有明确的产权归属,因此腐败、低效也就成为不治之症。

没有清晰的产权归属,形同无主物的特征是国企问题的本质,也是国企腐败、低效的根源。人性本私。人类(生命)漫长的进化和自然选择决定了人性深处的自利本性,这是与生命的进化历程一样古老的东西,任何不深刻思考人性的制度设计甚至妄图改造人性(共产主义)的做法都将无一例外地遭遇惨败,酿成悲剧。这是人性的科学,而经济学就是研究基于人性的人的行动的科学。国企所忽视的正是这样如此客观应验的经济规律,其背后缺乏的是对人性的深刻考量。在缺乏明晰的产权归属的外在约束下,人性本私的直接后果便是“公地悲剧”。

国企,本质上就是一场公地悲剧。掌管国企的官员,面对如此巨大而无归属的财富,将有强烈的动机和激励去通过各种方法尽可能地获取这些利益。当所有人都这么做时,你不这么做,那对你来说,就是损失。而这将无限激励着国企官员的腐败行为。这些官员想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如何更好地从其管理的国企中获取更多的利益,而不是像民营企业家那样整日研究如何更好地管理公司,让公司取得更大的经济效益。这是国企腐败低效的根本原因。面对永恒的人性,公地悲剧的发生更多的要去反思“公地”本身,而非诉诸道德和监管。

遗憾的是,今天针对国企腐败低效问题,人们更多的强调道德和监管,呼吁国企官员要加强道德建设,政府要加强反腐监管。或者,直接给国企高管开出高薪,换取对方的廉洁和尽心工作,以为这样国企就能像私企那样高效运转。这些天真的想法全不得要领,既看不到永恒的人性,也看不到产权归属的重要意义。如果这些方法能行的话,国企就不会今日如昨日般,腐败横行,成为部分人吞噬社会财富的工具。

还需指出一点的是,国企是无法与市场经济相容的东西。市场经济一定是建立在私有财产之上的,因为只有私有财产才能建立起一个正向的激励机制。而公有制、产权归属不清的财产制度建立的是一个逆向的激励机制(公地悲剧)。这是人性使然,无关个人与道德。建立在公有制之上的国企所激发的正是这样一个逆向的激励机制,其结果——横行的腐败。它在根本上就与市场冲突,无法相容,并且还有害于市场。

今天鼓吹发展国有经济的官员,他们的理由是为了国家安全,一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必须要由国家掌控,他们这么说多半是因为自身利益的缘故。实际上越是重要的产业越是要放开市场,真正安全的是自由竞争的市场。引发逆向激励的国企永远不会做得比市场好。放眼望去,今天哪里市场化程度越高越自由,哪里就越繁荣。还有些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如萨缪尔森、克鲁格曼、斯蒂格利茨,拥护国有经济,他们的理由冠冕堂皇,由于存在市场失灵,许多公共物品市场无法提供,需要政府来提供,因此要发展国有经济来提供这些公共物品。这些经济学家对市场的认识是肤浅的,他们所谓的“市场失灵”多半是些什么信息不对称、外部性之类的鬼话。实际上这些所谓的失灵,本身就是最大程度地协调他人行动的市场要解决的问题。如果真存在什么失灵,由无数个人组成的自由交往协调的市场也要远胜于机械僵硬的政府。而公共物品的提供也完全可以交给市场,而事实也如此,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大多数的公共物品都是由市场提供的。他们无视产权归属不清的国有经济所引发的逆向激励问题,无视永恒的人性,还认为政府可以比市场做得更好,何其荒谬!

任何鼓吹国有经济的主张在理论逻辑上都站不住脚,不经一驳。解决国企问题,关键是要解决产权的归属问题。一旦国企的产权得到清晰地界定,所谓的腐败、低效将不复存在。国企将成为真正的企业——企业家精神治下的企业,进行经济核算,制定利润目标,参与市场竞争,而所谓的国企自然也将消失。市场经济的活力将因此得到空前地激活。当前,面对不断膨胀、腐败横生的国企,急需进行一场真正的国企改革——针对国企产权的改革,私有化。可以参考撒彻尔夫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起的国企私有化改革,考虑将国企资产以股份的形式分配到个人,允许个人自由处理所持股权。当然,具体细节,可以再作详细考量,但大的方向不变,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根除违背经济规律,引发逆向激励的公有制。

私有产权是人类社会文明的根基,由此产生的正向激励机制使得人们自发踊跃地进行发明创造、交易往来,最终带来了繁荣与进步。产权的清晰界定如此重要,没有这一点,人类社会或将消亡。国企问题,本质上就是产权问题,解决国企问题,就是解决产权问题,这个思路一定要正确,否则,无论怎么改来改去,国企仍将像毒瘤一般威胁整个经济社会的繁荣与发展。

Via 朝圣山兰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378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