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4月29日

父母的生育意愿,应当由其收入、教育以及其他个人因素来决定,让他们自主选择生育孩子的数量。

编者按: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教授5月4日在芝加哥大学去世,他生前十分关心中国的经济和人口政策。在过去两年,他不遗余力地帮助一起推动中国人口政策改革。他认为对于所有国家来说,人才是最宝贵的。2013年12月,贝克尔教授把他写的一篇文章”The Consequences of Abandoning China’s One Child Policy”(《中国放弃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发给人口学家梁建章,由梁建章翻译成中文。

【梁建章按: 最近,美国人口经济学的泰斗、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教授把他写的一篇文章The Consequences of Abandoning China’s One Child Policy发给我,下面是这篇文章的原文及中译文。说明一点:贝克尔教授文中提到“这项政策(独生子女政策)始于1981年”,更确切地说:中国是从1980年开始全面推行独生子女政策的。】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出台的重要改革措施之一,就是修改原有的“独生子女”政策。这项政策始于1981年,目前所做出的改变,说明“独生子女”政策可能不会持续太久,也可能意味着首次承认这项政策是一个错误。之所以说是错误,因为在1981年之后,即便没有来自政策的限制,中国的生育率本来也会伴随收入增长、教育提高和城市化进程而出现下降。

独生子女政策限制每个家庭只能生育一个孩子,但少数民族、农村家庭以及父母都是独生子女的家庭可以例外。这项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往往很残酷,包括在怀孕晚期仍然强迫孕妇堕胎、强制节育、高额罚款甚至实施监禁。最新的公告内容,相对原先的政策只是稍稍进行放宽,允许父母双方中有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家庭生育第二个孩子。但这种改变还是显示出政府在态度上的转变,那就是允许更多家庭生育更多的孩子。

无数违反独生子女政策的行为,说明很多妇女还是愿意继续生育第二个孩子。比如在1990年,当时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妇女在育龄期间平均的生育子女数)超过2.0,而根据2010年最新公布的官方数据,生育率已经下降到1.18。但根据私下的估算,新生儿出生数量存在着瞒报和低估的情况,经调整后的生育率被认为达到1.35甚至更高。尽管如此,与1981年高达2.8的生育率相比,所有人都认可独生子女政策实施以来已经造成了中国生育率的大幅下降。

当我们将生育率下降归因于独生子女政策之前,首先必须确认另一点,那就是自从1978年实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平均教育程度以及城市化进程都在最近几十年里迅猛发展。而对于城市中高收入、高学历背景的家庭来说,其生育孩子的数量要明显低于农村里那些低收入、低学历背景的家庭。

尽管很难断言中国生育率在没有独生子女政策的情况下会变成什么样,但Jung Sekong和我还是根据收入水平、教育程度、城市化进程以及其它数据,结合亚洲其它国家的情况对此进行了估算,结论是伴随着中国近年来的高速发展,假设没有独生子女政策,生育率估计在1.5左右的水平。这也就意味着,即便在完全废除独生子女政策而非像现在这样谨慎放宽的情况下,生育率数据也不太可能在现有的低水平基础上出现大幅增长。1981年开始实施的独生子女政策,加速推动了由于1970年代末改革开放所造成的生育率下降趋势。

中国目前的生育率水平,要稍稍低于假设没有独生子女政策的情况,包括1981年以来的生育率下降速度也因为这项政策而显得过快。由于政策的威慑力,很多家庭被阻止生育更多的孩子。然而,早在独生子女政策出台之前,中国生育率在1970年代已经迅速下降,显示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就已经存在导致生育率下滑的因素。

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已经造成了中国人口的快速老龄化,尽管还有其他重要因素在起作用。人口老龄化在医疗、养老等方面会给政府带来巨大的压力,而大多数老人会因为只有一个孩子而难以获得更多的帮助。

父母的生育意愿,应当由其收入、教育以及其他个人因素来决定,让他们自主选择生育孩子的数量。自从1970年代以来,以上因素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已经成为了一项干涉大量个人决定的社会工程。虽然这项政策成功实现了大幅度降低生育率的目标,却没有考虑到1978年改革开放对于降低生育率的作用。从这个角度来看,这项政策完全是多余的,而且弊端远远多过贡献。

Via 加里·贝克尔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422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