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5月10日

给市场松绑,市场自然会去建设。

以前读史,有一个印象:贪官往往更务实,所以反倒有市场发挥力量的空间;而清官常常反市场,如海瑞。近来读到孙嘉淦的一个奏疏,始觉这个印象不可靠。清官中也有懂市场的,孙嘉淦就是一例。

孙嘉淦是清代有名的清官,还以脾气耿直闻名。他数次顶撞雍正,好在没被雍正处死。乾隆朝,孙嘉淦得到重用,官至协办大学士,做到宰相级别了。

乾隆三年(1738年),孙嘉淦在请乾隆放开烧酒之禁中,列举了很多理由,这里选取几点。

第一,高粱和豆皮黍壳谷糠,乃至枣柿葡萄,都可以酿造烧酒,禁烧酒让这些“自然之利”浪费了。“糠穗谷之类,堆积而不能易钱;园林果木之实,腐朽而归于无用。”

第二,禁烧酒减少了老百姓的收入。“日用所需,惟粜米麦。粜之而售,则家无藏;粜之而不售,则完纳税粮,以及衣服婚丧之用皆绌,此臣所谓有损于生计者也。”

第三,禁烧酒使酒减少,酒价上升,人们为利违法,导致社会不稳。“烧锅禁则白酒少,酒少则价必贵,价贵则私烧之利什,入倍之利之所在,则民以性命争焉。”

第四,禁烧酒只能禁住普通老百姓,富人反倒获利。“中商小贾,类皆失业,而豪富之家,高墙深院,查拏之所不至,敢于触禁,则富民益获渔利之益”。

第五,忠实执行禁酒令的官吏,可能使人家破人亡;而不忠实执法的官吏,则可索贿寻租。

总之,“今以日用饮食之故,官吏兵役以私酿为利薮,百姓弱者失业,强者犯令,盐枭未靖,酒枭复起,天下骚然,殊非政体。”

可以看到,今天的市场派揭示的禁酒令的弊病,乾隆时期的孙嘉淦近乎完全列举了。

以1738年孙嘉淦列举的这些理由,去批驳1920年代开始的美国禁酒令,条条都适用。

而1768年,亚当斯密才开始写《国富论》。

更难得的是,孙嘉淦也曾经有过错误认识,认为丰年不应该禁酒,但荒年禁酒还是可以的。但是,经过现实的历练,他纠正了这一错误,认为越是荒年越不应该禁酒。

“臣前言酒禁宜於歉岁,不宜於丰年,犹属书生谬论。躬莅其事,乃知夺民之赀财而狼藉之,毁民之肌肤而敲扑之,取民之生计而禁锢之。饥馑之馀,民无固志,失业既重,何事不为?歉岁之不可禁,乃更甚於丰穰。”

读孙嘉淦的奏疏,我很惊讶。过去我低估中国古人的市场意识了,我认为大多数人也跟我一样低估了。的确,中国古代没有形成系统的市场经济思想,但已经有很多人认识到了很多市场规律。历史有许多值得重新审视的地方。

另一个感慨是,今天的很多财经评论,在古代可以看成奏疏。很多人说市场派只会批评,没有建设性意见。其实,像孙嘉淦这样,建议废止禁酒即是建设性意见。给市场松绑,市场自然会去建设。或者说,市场本已有建设,禁酒破坏了市场的建设。乾隆还算是个精明的帝王,他听进了孙嘉淦的话,放开酒禁。建设其实不难,乾隆的做法既给市场以空间,又节约执法资源,而且这只要一道命令就可以了。美国当年废止禁酒令,也没有别有建设,直接废止就是。

Via 邓新华/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378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