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5月18日

大多数瑞士人民却对唾手可得的“幸福”表示反对,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18日,瑞士举行了一次全民公投,公投内容为是否设置“每小时工资不低于22瑞士法郎”(相当于月薪2.8万元人民币)这一全球最高的最低工资标准。投票结果显示,高达76.26%的投票者投了反对票,这个比例甚至高于民调(民调显示反对率为64%)。

早在公投之前,刚曝出瑞士将公投表决“全球最高”最低工资标准的新闻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便引发热议,网友纷纷表示,瑞士人民太幸福了,“求入籍,端盘子也行。”。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大多数瑞士人民却对唾手可得的“幸福”表示反对,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目前,瑞士并无相关法律规定统一的最低工资标准(谢天谢地,这次公投也没有获得成功),提出“全球最高”最低工资标准这一提案的工会组织表示,它们要求确立最低月薪的目的是为了“捍卫社会公平正义,提高民众购买力,与贫困作斗争”,理由是设立最低工资标准有助于消除薪资不平等,确保每个全职工作者能体面地生活,这一提案也得到了不少左倾的党派组织和民间社团的支持。而瑞士相关法律又规定,只要在全国范围内征集满5万个签名,经认证合格有效,就可启动一次联邦选择性公投。瑞士有800万人口,征集5万个签名不是难事,于是,公投就这么轰轰烈烈地提上了政府议事日程。

但是,这项提案遭到了瑞士政府和商界的联手反对。瑞士经济部部长施奈德-阿曼认为,最低工资不会阻止贫穷,只会产生反作用,“这将会导致许多工作机会流失,甚至挤压一些小企业的生存空间,最终的受害者还是弱势群体”。作为雇主,瑞士大多数企业也反对这一最低工资标准,因为这将加大企业的用工成本……用我们惯常的话语方式表达,这充分体现了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政客和资本家相互勾结剥削劳动者血汗的虚伪本质,甚至,公投结果也是被人为操纵的结果。

恰恰相反,高达76.26的投票者反对“全球最高”最低工资标准正好说明了瑞士人的务实传统。按照经济学理论,劳动力价格是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某个工种紧缺,需求量大,可替代性又低,工资收入自然也水涨船高;反之,可替代性强的工种,工资收入就不会有太大的浮动,甚至,如果从事某个工种的劳动力出现供过于求的局面,工资收入还会不涨反跌——反正大把等着这个工作的人,你不干多的是人抢着干——追逐利润最大化本就是企业生存发展的基本准则。

尤为重要的是,最低工资标准能够规定的只是货币工资,但是货币仅仅只是劳动报酬中的一部分,带薪休假、职业培训、形形色色的保险等都属于劳动报酬的范围之内。如果法律硬性规定最低工资标准——如果这个标准高于劳动者原有的货币工资收入的话——雇主则会通过调整其他报酬来使全部报酬回到原有的水平。

那么,政府再下一道命令,在设定最低工资标准的同时,强行规定雇主不许削减其他福利不就行了?理论上可行,但在实际施行过程中却并不乐观,企业为保证盈利,会核算成本,其中,人力成本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在其他成本不变的情况下,面对人力成本的攀升,不得不以裁员来控制成本,那些收入低、劳动技能也低的相对弱势群体会第一个淘汰——政府再强硬,也不能硬逼着企业雇佣劳动者吧?

另外,某些劳动密集型的微利企业,其生存之道就在于对成本的严格控制,规定最低工资标准,将无形中推高其用工成本,而劳动密集型产业又无法像别的企业一样削减部分雇员来控制成本,最终将在严酷的市场竞争下落败关停,整个产业的劳动者都将陷入失业的境地。

正如媒体报道的瑞士投反对票者所宣称的那样,一旦实行公投拟定的“全球最高”最低工资标准的话,那些原本就缺乏劳动技能和就业市场竞争力的人,会因此躺在最低工资保障上不思进取,最终导致瑞士整体竞争力的下降。

所谓殷鉴未远,金融危机以来,西欧各国中,实行最低工资标准愈是积极、“大福利”愈是面面俱到的国家往往就是受害最深的国家,希腊便是典型的例子。从这次投票结果也可以看出瑞士人民的慎重和理性,就如公投结束后瑞士贸易协会主管汉斯所说的那样,这个结果是民众对经济的信任。

行文至此,忽然想到,若是类似的公投在咱们这儿也来一次,结果会是如何呢?老实说,我很好奇。

Via 湘江\观察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392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