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5月17日

每一种人们对政府提出的要求,都会转化为一种敛财的手段。

米尔顿·弗里德曼是伟大的自由主义市场派经济学家,大半生致力于反对政府规模的扩张,但颇令人尴尬的是,现在我们熟知的、很有利于大政府的预扣所得税制度却是他老人家发明的。

二战中,弗里德曼是美国财政部的顾问,为了帮助美国政府扩大税收,弗里德曼设计了预扣所得税制度。在人们拿到自己的收入之前,政府就通过公司账户等渠道拿走了税款。这实在是一个很厉害的招数,有效地帮助美国政府从纳税人那里拿到了更多的钱。

这个制度还有一个格外厉害之处。以往,人们都是在拿到收入以后,去政府那里报税。这样,人们对自己要把多少钱交给政府,政府从自己这里拿走了多少钱,当然会有清晰直接的感受。可自从有了预扣制度,人们渐渐对自己交了多少税款就不那么清楚了。这种不清楚的局面,对政府显然是有利的。混水才能摸鱼。

政府是靠纳税人养活的,他们的每一分钱都来自生产者。但政府提供的服务或者回报,并不见得配得上他们拿走的钱。纳税人因此会对政府有所不满。不管政府是不是人民选举产生的,民众对政府敛财的抱怨都会形成政治压力。专制国家往往轻徭薄赋,原因就在这里。政治压力并不因为专制就不复存在了。

对此,政府可以有两种对策,一是强化意识形态宣传,扩大政府的合法性,鼓吹政府的神圣性和政府聚财的正当性。这一招在有些国家很好用。这些国家的人民往往缺乏对政府的警惕和提防。但在有些国家,人民对政府很警惕,舆论对政府任何企图扩大敛财的举动都评头论足。这时,政府就会采取另一种对策,那就是变换手法,隐蔽地敛财。

政府常用的手法有哪些呢?

一个世纪以前,一些意大利学者深入研究了政府的规律,其中一位,AmicarePuviani,总结了政府会采用的十一种办法:

一、使用间接税而不是直接税,把税收藏在商品价格背后;

二、通货膨胀。国家通过通胀减少每个人现金的价值;

三、借款。通过政府借债推迟必要的征税;

四、礼品与奢侈品税。这是对接受礼品或者购买一些特殊的商品征收的税种,可以减轻人们对征税的怒气;

五、“临时”税。不知为何,当紧急状况消失的时候,临时税从来也不取消;

六、为缓和社会冲突而征税。主要通过对那些不受欢迎的群体征高额税收,例如对富人、吸烟者或者获得暴利和意外收入的人;

七、威胁如果减税就会产生社会崩溃或者减少垄断性的政府服务;

八、提高总体税收负担的时候,故意让营业税或所得税以较小的累进额度逐渐递增,而不是在一年当中突然增加;

九、对那些实现无法预测自己税负的人征税,这样就让纳税人无法知道他付了多少税;

十、让预算变得复杂无比,超出公众的理解能力,以掩盖预算的炮制过程;

十一、使用通用的开支名称,如“教育”“国防”等等,让外面的人难以评估预算的各个部分。

美国人对这个清单的评价是:美国政府使用了所有这些手段。其他国家也不例外。而我的评价是,在这个单子上,还可以加上一些20世纪以来政府隐蔽敛财的新发明,比如预扣税制度,通过建立福利保障体系来敛财,声称可以挽救经济危机、实现经济发展而收税,为了减少社会不公平而收税,为了环境保护而收税……

总之,每一种人们对政府提出的要求,都会转化为一种敛财的手段。既然这些要求是人们提出的,那么为此而敛财也就名正言顺了。于是,专制暴政的政府做不到的事情,无法实施的敛财规模,在问责政府的声音中,打着为人民的旗号,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了。他们不但聚敛了空前的财富,还得到了无数的掌声和喝彩。

识别这些隐蔽的手段有用吗?即使你明知道这些手段的存在,你不是还要照旧乖乖地交钱吗?

确实如此,但如果我们知道了其中的隐蔽之处,至少可以剥去附着在上面的正当性和神圣性。这种正当性和神圣性是政府越来越大、越来越贪婪的最坚实的支持基础。这一点尤为令人可叹。

Via 李子暘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378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