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仅仅是讨论区,更是达盖尔的旗帜对外安全区。εïз

2014年5月19日

自由贸易会抑制诉诸战争的冲动,它会产生一个国内反对战争的群体。

我在之前的文章《热爱赋税的保守主义者》中,提到了一条无形的线,位于你所住的街当中。琼斯住在街对面。你在这一边。琼斯要卖给你的东西报价比史密斯便宜百分之十。史密斯与你住在街的同一边。

史密斯联合起布朗和格林,对琼斯向你所住的这一边任何人出售的任何东西都强制收取25%的销售税。然后,我分析了在这种情况下谁是赢家——史密斯,而谁是输家——你,琼斯,格林和布朗。

我认为这条无形界线的比喻很明了。绝没有经济学上的无形界线,只有一条法律上的界线。法律上的界线事关枪支和徽章(喻指军队和警察——译者注)。界线这侧的人要向一个方向行驶,界线那侧的人则向反方向行驶。在任一侧弄错了方向都是违法。但是,就经济学而言,根本没有这样的界线。

同样的,有一条看不见的法定界线穿过格兰德河(Rio Grande River——格兰德河,位于美国南部,在墨西哥被称为布拉沃河,部分河道作为美墨边界——译者注)。沿着海岸也有这么一条。在加拿大和美国中间也横卧着一条。这些界线关系到居留权和投票权,这两样都已被定为了法律上的事务。这些界线涉及“我们的钱”和“你们的钱”的问题。

我的观点:绝没有经济上的界线。这种界线只存在于法律而非经济学范围内。只是因为政客们将这些法律上的界线变成了经济上的界线,才事关经济学。

在有所得税之前,任何人都可以进入美国。那时没有护照。19世纪晚期,在埃利斯岛设有一个进入点。移民局的官员将病人挡在进入点之外。这意味着移民限制是一项公共健康的事务。当局通过阻止带菌者来阻止微生物入侵。但健康的人则得以进入这个国家。我曾祖父就这样从英国来到这里,我亚美利亚的岳父也是如此。

战争和护照

我们忘了,美国人的护照是由这两位总统所强加:伍德罗•威尔逊和富兰克林•罗斯福。这是维基百科的解释。

从1789年到1941年末,根据宪法而建立的美国政府仅在美国内战(1861—1865)和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期间及结束后的短期内要求公民持有护照。内战期间的护照要求缺乏法律授权。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以行政命令要求持有护照,虽然这种要求毫无法律授权。1918年5月22日的《旅行控制法案》(TheTravel Control Act),准许总统在美国处于战争期间时,宣告对护照的要求,此后在1918年8月18日签发了这样的公告。虽然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于1918年11月11日,但护照的要求保留至1921年3月3日。

维基百科的作者太含蓄了,没说明3月4日发生了什么。那天正是哈定总统宣誓就职的日子。我修改了词条以反映这一事件。我加上:“3月4日,沃伦•G•哈定(WarrenG. Harding)正式就职。”这一补充能保留多久,我们拭目以待。

1921年至1941年,美国法律并没有要求护照。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期间,再次产生了1918年的《旅行控制法》所规定的护照要求。1978年对1952年《移民与国籍法》(the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作出修订,规定即使在和平时期,不携带签发的护照出入美国也是违法的。

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当前这一要求美国人持有护照的时期始于1941年11月29日。

维基百科的作者太含蓄没有说出接下来发生的事:珍珠港(12月7日)。哎,这看起来象是罗斯福总统知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军事智慧。我跑题了。

关税与移民

1924年的移民法案强加了移民限额。为什么?根据司法部长的说法,是因为1916年通过的所得税法案,虽然他不是投票者。(参见两卷本《从不成立的法律》(The Law That Never Was)),欧洲内部也有类似的移民限制。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为支付战争费用而征收的所得税导致了这些移民限制。当移民可以成为公民,并通过投票的方式将手伸进其他美国人的钱包时,屏障就树立起来了。

直到1965年这些屏障才倒下,当时特迪•肯尼迪(Teddy Kennedy)和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盘算,20年后,墨西哥移民在美国境内出生的孩子会成为投票者,并加入民主党,以帮助民主党从共和党的钱包掏钱。正是这一年新的移民法案通过了。

这项法案对共和党的雇主们而言是份大礼。它破坏了工会运动。在强调工作权的各州,移民提供廉价劳工。他们的产品可以向北方出口——没有关税。民主党不想提醒自己的选民这一事实。共和党也不愿意。这一法案让居心叵测的特迪和约翰逊得到了太多声誉。但是特迪和约翰逊给了这场保守运动20世纪后半叶最大的国内政治胜利:工团主义的回落。

这是移民方面的胜利。另一方面是肯尼迪总统降低关税的举措:著名的GATT关税削减。民主党当时是降低关税壁垒的推动器。进口产品的浪潮冲击了工团主义,工团主义自1935年以来一直依赖政府干预:《瓦格纳法》(the Wagner Act)。美国的劳工市场是1935年的民主党开垦出来的。民主党干的这事,共和党没得到选票。但无论如何,共和党的遗产一直是高关税,可以往前追溯到到亚伯拉罕•林肯。

谁输谁赢?

我已尽最大努力说明“这边”和“那边”之间的贸易,应该是个体交易者之间自由选择的问题。

我的某个订阅者问了这些问题:

1.如果在“这边”的卖家不降价与“那边”的卖家竞争,而“这边”的人经常从“那边”买东西,其他情况不变的话,随着时间过去,难道不会有财富从“这边”转移到“那边”吗?如果这种转移足够大,最终不会伤害到“这边”吗?既然“那边”拥有更多的财富和与之相伴的能力,那么就可能使“这边”的人屈服于“那边”(这是假设道德败坏的人会利用财富去伤害他的邻居,其必然结论是,财富是某种形式的防卫)。也许只要“这边”的卖主降价与“那边”的卖主竞争,这个论断就无效。但关税至少会将财富留在与你同侧的这方,据说,和街对面的人相比,你和街这边的人有更多共同之处(即防卫利益)。

2.要是“那边”的人想毁灭“这边”,并且他们的策略是利用销售收入来创造毁灭“这边”的条件,该怎么办?“这边”阻止与“那边”的贸易难道不是明智之举吗?这是反自由贸易,没错,但是资助敌人似乎更是疯了。在这种情况下,有那条无形的界限或许真的不同?

我将尽我最大努力来回答这些问题,这些都是源于对自愿交换的误解。这些错误暗藏在大多数人的思想中。重商主义和汉密尔顿主义正是基于这些错误。人们从国家的角度来看“他们与我们对立”,而他们从个体的角度来看,却是“我们做生意吧!”

如果在“这边”的卖家不降价与“那边”的卖家竞争,而“这边”的人经常从“那边”买东西,其他情况不变的话,随着时间过去,难道不会有财富从“这边”转移到“那边”吗?

“这边”的人用什么来买那些商品呢?钱。他们从哪儿得到钱?通过生产。

所以,人们从“那边”购买便宜东西,使“这边”的人口袋里剩的钱更多。他们可以花掉也可以用来投资,他们不比交易前更穷,而是更富。他们得到了想买的东西,还有省下的钱。

一种财富转移到了那边:金钱。同样那边也有财富转移过来:货物。

重商主义者将金钱定义为财富,而货物呢?他从没有真正的讨论。他只是说货物不象金钱那么有价值。

大卫•休谟(1752)和亚当•斯密(1776)反对这种说法,他们认为货物也是财富。但是汉密尔顿主义者的观念中没法搞懂这点。汉密尔顿主义者希望美国人将他们大部分钱花在“这边”那些靠补贴的低效率生产者所制造的东西上。因此,他们对进口货物强收销售税。

事实是:如果从国外进口的货物不比付给它的钱更有价值的话,“这边”没人会从“那边”任何人那里买东西。没人在做慈善事业。商业中没人白送东西。

如果因为和“那边”没谈成交易,“这边”生产者的东西卖不过去怎么办?那就没钱剩下。这是汉密尔顿主义者喜欢忽视的问题。卖家不是那些受保护的低效率公司的亲友团成员。

汉密尔顿主义者补贴那些无法与外国公司竞争的国内企业,同时,那些有能力竞争的公司在亲友团公司占据国内销售市场后无法存活,因而数量减少。这样贸易后就不会有钱剩下。

国防

这种论调很常见,我已经听了有半个世纪了。

如果这种转移足够大,最终不会伤害到“这边”吗?既然“那边”拥有更多的财富和与之相伴的能力,就可能使“这边”的人屈服于“那边”(这是假设道德败坏的人会利用财富去伤害他的邻居,其必然结论是,财富是某种形式的防卫)。也许只要“这边”的卖主降价与“那边”的卖主相竞争的话,这个论断就无效。但关税至少会将财富留在与你同侧的这方,据说,和街对面的人相比,你和街这边的人有更多共同之处(即防卫利益)

这是“国防”的老调子。关键的事实是,武装防卫不是自愿交换的问题,它是与枪支、制服和强制力有关的问题。再说一次,这种观点要的是枪!

问题:既然事关战争,为什么政府还允许和外国的敌人进行任何贸易呢?20%的销售税怎能保卫这个国家?我现在明白了。在二战中,罗斯福建议向德国和日本的商品收取百分之二十进口税。这会被大众接受么?

如果这种论调站得住脚,那么国会应该100%地禁止贸易。关税?你是说因为国界线那边的政府将对我们采取核攻击,我们就应向美国人民多收20%或30%的钱?这说得通么?

这种论调听起来简直有病。这也是为什么讨论提高关税时,国会里根本没人提起这种观点。公开场合从没人提。但是汉密尔顿主义者用它,因为他们没有有效的经济学理论。他们有什么就用什么。

现在到第二个问题。

要是“那边”的人想毁灭“这边”,并且他们的策略是利用销售收入来创造毁灭“这边”的条件,该怎么办?“这边”阻止与“那边”的贸易难道不是明智之举吗?这是反自由贸易,没错,但是资助敌人似乎更是疯了。在这种情况下,有那条无形的界限或许真的不同?

这是同样的观点,只是新的语言重述了一遍。

回答:20%的关税怎么保卫一个国家免于失败和毁灭?

无论如何,过去六十年间,美国政府做的都是相反的事。

出口补贴

1961年,政府批准布莱恩特磨床公司(Bryant Chucking & Grinder company)卖给苏联可单独制作特殊滚珠轴承的机器。这种滚珠轴承仅用于制作多弹头分导核弹头。

怎么回事?在高中他们从没告诉过你?哎,我很奇怪为什么。这是安东尼•萨顿的报道。

布莱恩特公司接受了苏联的一个订单,订购35台用于生产微型滚珠轴承的B型内圆磨床。在美国,所有的这种精密滚珠轴承都是在72台布莱恩特B型内圆磨床上打磨出来的,被用于国防部的导弹导航系统。

1961年,商务部批准向苏联出口35台这样的机器,这将苏联人的实力拉到美国的近一半。

苏联人绝没有用于这种大规模生产过程的的设备,而苏联或者任何欧洲制造商都生产不了这样的设备。商务部的一份声明说还有其他生产者,已被证明并不正确。商务部提议让苏联有能力使用更精确的高推射火箭,于是超过了美国。随后,国会的调查披露了确切的信息,但不像其他的报告对独立的非政府调查者和普通公众开放。

为什么这是国家利益?因为这样做,从1961到1991年,可以实现数万亿美元的军工产业规模。当我说“国家利益”时,我指的是“军事-工业-国会复合体”对国家利益的定义。后来,1972年,国会批准补贴出口给苏联的小麦。苏联的社会主义化农业又一次遭遇了它经常性的歉收。给苏联的补贴抬高了美国国内的粮价。但是,因为补贴农业是美国农业部的政策,并由此让粮食维持高价,根据国会的定义,这被视为与美国自身的利益一致。

结论

因为政策,才存在“这边”和“那边”的分别。只是因为允许政治侵入经济事务,这才成为了一个经济学的问题。

流行的汉密尔顿主义关于关税的观点因为国防而毫无意义。向打算摧毁你的国家征收30%的关税,不会得到大众接受。这是为什么它从不被国会提及。这只是试图抓住概念上的稻草的又一个例子罢了。

如果有的话,自由贸易会抑制诉诸战争的冲动。它会产生一个国内反对战争的群体。“创造利润,而非战争”“做小生意,不会死。”

Via 米塞斯日报

温馨提示
如您在达盖尔的旗帜遇到困难,可联系8小时微信人工客服dagaiercs寻求帮助。
服务统计
赞助用户 39396
线下活动 54
线上福利 5
添加达盖尔微信客服好友 dagaiercs,发送红包,留言邮箱帐号即可。系统会自动处理。